外傳 第1079章鼠潮爆發驅惡首

作品:《破天錄

    朝天闕?!

    李乘風聽到這個名字頓時目瞪口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個人竟然是朝天闕?他,他果然沒死?!

    等等,這裡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李乘風大著膽子微微探出頭來,卻見這個偌大的溶洞中那名年邁的修士正在一瘸一拐的朝著躺在地上的朝天闕走去。

    這名年邁的修士桀桀笑著,走出去幾步忽然劇烈咳嗽起來,吐出一口鮮血,他走到離朝天闕有二十米的位置后卻怎麼也不肯再往前多走一步。

    他飛快捏了個指訣,然後朝著朝天闕一指,一道青芒瞬間轟出,轟的一聲轟在朝天闕身上,將他握著破天劍的胳膊頓時炸飛出去。

    這朝天闕在原地一動不動,飛出去的斷臂也掉在地上,破天劍砸在地上摔得叮噹作響,在這。

    這名修士見朝天闕沒有任何反應,躺在地上斷臂處鮮血直流,他立刻哈哈狂笑起來,一邊笑一邊咳血:「朝天闕,你也有今天!!」

    說罷,他朝著朝天闕走去,眼中充滿了憤恨,他走到朝天闕跟前,一隻腳踩在朝天闕胸膛上。

    這年邁修士俯下身子,狠狠的說道:「你不是最得意猖狂的呢?當初,你害得我失去藏劍閣閣主的位置,你可曾想過會有今天?哼!!你那一套根本行不通,只會弄得四面楚歌,舉世皆敵!現在三天閣都以滅我藏劍閣而後快,而你呢!!你在幹什麼!!你還想挑起第三次四天閣內戰嗎?!」

    他正說著,身子越伏越低,手更是一把抓到了朝天闕胸膛的衣領上去,一把將他拎了起來。

    可他正說得激動口沫橫飛處,朝天闕忽然一睜眼,怒目圓睜,剩下的一隻手雙指如戟,一記雙龍奪珠朝著眼前這年邁修士的雙眼插去。

    噗的一下,這年邁修士猝不及防,一聲慘嚎,腦袋往後一仰的同時一掌狠狠拍出。

    朝天闕的身子頓時如斷線風箏一樣往後飛出,重重摔在地上,他又是哇的一聲,狂吐一口鮮血,斷臂處的傷口更是如瀑噴出。

    這年邁修士雙目被戳,當場瞎眼,他捂臉狂吼,手指縫中鮮血不斷流淌,他暴怒的用另外一隻手瘋狂揮舞,手中青芒亂飛,轟得四周碎石四濺。

    朝天闕倒在地上一邊咳血,一邊強撐著靠著山岩牆壁支撐坐起來,他冷笑道:「陳,陳師叔……你勾結外人陷害於我,若是師祖天上有知,嘿……」

    這陳師叔狂吼道:「殺了你!!老夫要殺了你!!!你才是藏劍閣的叛徒!!!」

    李乘風聽到他們說話,驚得頭皮發麻!

    他猛然間想起自己曾經在藏劍閣石武山的山洞中遇到的那個心懷叵測,陰險惡毒的瞎子陳師叔!

    莫非……

    李乘風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了一身:莫非這是五十多年前?!

    藏劍閣閣主之所以失蹤,原來是三天閣,不,是四天閣圍攻多導致的嗎?

    原來,困擾了藏劍閣五十多年的謎團,竟然是這個原因?!

    藏劍閣的陳師叔勾結了三天閣的高手將朝天闕引誘至此,然後將其圍殺?!

    李乘風只覺得一陣心寒,他發現狂怒卻失明的陳師叔在短暫的暴走後很快冷靜了下來,他側耳聽著朝著朝天闕所在的位置,小心翼翼的四周尋找著。

    朝天闕瞧著眼前的陳師叔離自己越來越近,他嘿的一聲冷笑,往旁邊啐了一口唾沫,笑道:「你這狗日的老叛徒,在這裡!」

    聽到朝天闕的聲音,陳師叔立刻面露猙獰之色,腳下一點一點的挪了過去。

    朝天闕冷笑道:「對,這裡,老狗,錯了,往這邊一點,誒對了,乖,你這老狗,過來,快些過來!誒,對嘍,你這老狗還真是聽話,難怪願意給三天閣當狗!」

    陳師叔暴怒道:「你才是藏劍閣的罪人!你才是!!老夫才是藏劍閣的救世主!!老夫才是!!!」

    朝天闕哈哈大笑,笑到一半又開始拚命咳血:「是是,你把老子給殺了,你說什麼都是對的!!」

    陳師叔獰笑道:「老夫這便將你這藏劍閣的罪人給殺了!!」

    朝天闕大笑道:「老狗,快來快來!老子便在這裡,哪裡也不去,等著你來殺!!」

    陳師叔獰笑著上前幾步,可他身形忽然定住,臉上流露出一絲狐疑之色,隨即他便哈哈大笑起來:「朝天闕,你又想引老夫過去?哼,你當老夫還會上你的當么?哈哈哈!」

    陳師叔說罷,自己站在遠處,從懷中掏出一瓶丹藥往自己嘴裡面灌著,竟是當場便療傷起來。

    朝天闕哈哈大笑:「你這老狗,果然膽小如鼠!」

    他說著,陳師叔卻是無動於衷,他冷笑著,一邊運氣一邊療傷,同時歪著腦袋聽著四周的動靜。

    朝天闕的臉上卻是流露出一絲憤恨之色,他剩下的一隻手緊握成拳,拳縫中夾著一塊銳利的石頭。

    朝天闕此時眼前發黑髮暈,但他不甘心的繼續嘲諷道:「不,不對,你膽子比老鼠還小,你看,老鼠都敢向……」

    他話沒說完,卻聽見山洞中吱吱的聲音越來越多,越來越響,緊接著無邊無際的碩大老鼠如同潮水一般從角落、縫隙以及甬道中湧來。

    若是平時,這些老鼠來再多也休想傷得他們一根寒毛,可此時兩人盡皆是燈盡油枯之時,驟然間碰到如此可怕的鼠潮,卻將這兩個大修行人駭得毛骨悚然,汗毛倒豎!!

    朝天闕見這無數的老鼠怒浪一般襲來,他心中苦笑一聲,忍不住心中悲嘆道:想不到我朝天闕一世英雄,竟然喪命這腌臢老鼠之口!悲乎!!

    他正心中悲嘆著,眼睛卻是緩緩合上,閉目等死,可很快他發現四周老鼠的聲音簌簌而響,吱吱亂叫著的聲音從身邊掠過。

    朝天闕忍不住睜眼一看,卻見這鼠潮蜂擁的朝著陳師叔衝去,他見這陳師叔被這老鼠瞬間撲上身,一時間身上灰撲撲的掛滿了老鼠,慘叫不斷,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報應,報應!快哉,快哉!

    陳師叔哪裡想到還有這樣的變故,他一聲狂吼,身上爬上來的老鼠瞬間都被震碎,但剩下的老鼠依舊毫不畏懼的瘋狂朝他撲去。他雖然瞧不見,可正因為瞧不見,這樣的情況才讓他更加恐懼!

    陳師叔瘋狂的嚎叫著,不斷釋放法力將爬上來的老鼠震碎,同時他瘋狂的逃竄著,慌不擇路一下撞在崖壁上,撞倒在地上,他剛倒下,無數的老鼠便蜂擁而來堆積在他身上,立刻堆積成一座小山。

    朝天闕自負一世英雄了得,見到這樣的情形也不僅渾身發毛,驚恐得縮了縮身子。

    此時偌大的溶洞之中儘是這可怕的吱吱聲響,它們每一隻老鼠的叫聲都輕微細小,可成千上萬隻老鼠聚在一起發出的聲音卻彷彿驚濤駭浪!

    陳師叔倒在地上慘叫著,他雙手掙扎著捏了個指訣,身上法力再次爆發,將周圍三四米範圍內的老鼠全部轟碎后,他飛快跳將起來,雙手摸索著山東岩壁一路飛快的逃走,很快便摸索到一個往山體腹部而去的山洞洞口,瘋狂逃竄而去。

    這瘋狂的鼠潮緊隨其後,吱吱作響的追了上去,它們如怒潮而來,又急退而去,很快便去得乾乾淨淨,一時間溶洞中吱吱聲逐漸遠去,四周針落可聞。

    朝天闕緊張的盯著洞口,他快要撐不住的時候才澀聲道:「誰!快出來!!」

    過了一會,李乘風才握著破天劍從洞口處緩緩走了出來。

    這一老一少的兩代藏劍閣閣主便這樣穿破了五十年的時光與歲月,在這裡相遇!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