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關 第一百六十章:公主殿下

作品:《仙絕神途

    這始料未及的一幕,讓齊雲瞳孔微微一縮。

    他有些後悔沒多觀察一下在場的人,最讓他想不通的是,一個長老怎麼和一幫弟子呆在一塊?

    在齊雲看來,長老根本不會這麼和氣的和一群弟子待一塊,完全沒有身為長老的架子。

    雖說有些慌神,但齊雲還是很快穩住了情緒,他對著秦源微微欠身,「弟子齊雲見過秦長老。」

    「說說你想如何?」秦源並不願和齊雲客套,直接將威壓釋放出來,恐怖的氣勢如同洪荒猛獸般朝著齊雲撲去。

    見狀,齊雲正想躲閃,卻根本不會沒法躲掉。

    恐怖的威壓下,齊雲雙膝彎曲,背更是弓成了拱形。

    同樣是玄武境,相差五重,卻如同天塹一般。

    汗珠布滿了額頭,齊雲臉上滿是駭然,他已經儘可能估算了這位長老的實力,卻沒想到還是低估了。

    僅憑威壓便讓他動彈不得,這是玄武境?開什麼玩笑?

    「弟子不敢。」齊雲的話語中帶著顫音,顯得十分吃力和恐慌。

    「哼!恐怕也只有齊家才能教出你這麼個目空一切的傢伙。」

    說著,秦源手一揮,齊雲便被一股巨力掀飛了出去,落在遠處后,滾出去了數十丈才止住勢頭。

    「長老教訓的是。」齊雲連忙爬起身來,不顧此刻狼狽的模樣,對著秦源恭謹的說道。

    「滾吧,我不希望有第二次,否則,哪怕是齊向天也保不住你。」秦源平靜的說著,話語中卻帶著極強的威懾力。

    「是。」應了一聲,齊雲便閃身離去。

    「爹爹,就這麼放他走了嗎?」一旁的秦若曦問道。

    「他好歹也是長老之子,本身天賦不錯,略施懲戒便好。」秦源笑著說道。

    「爹!」秦若曦鼓著腮幫子,一臉不開心的樣子。

    「你這丫頭,我還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嗎?」秦源一臉寵溺的說道。

    「爹,你是不是在打什麼壞主意?」秦若曦突然狐疑的問道。

    「臭丫頭,你爹能有什麼壞心思?」秦源愣了一下,輕輕敲了敲秦若曦的腦袋,笑罵道。

    聽著這對父女的對話,一旁的劉慶雪目光微微一黯,一絲自嘲之色溢出嘴角。

    「你可以把事情說出來。」林雨晴柔聲說道。

    「沒想到林妹妹還會關注我,真讓姐姐受寵若驚呢。」劉慶雪掩過那絲情緒,笑著說道。

    「沒必要一直藏在心裡,說出來,不管結果如何,至少會舒心些。」林雨晴認真的說道。

    「多謝林妹妹關心。」劉慶雪笑呵呵的說道,並沒有表態,似乎不願繼續這個話題。

    林雨晴點了點頭,沒再繼續說下去……

    「子生哥哥,你這次會帶我出去嗎?」蘇雨欣有些緊張的問道。

    此時已是白天,兩人正在前往煉獄谷的路上。

    感受到蘇雨欣那緊張中帶著期盼的目光,華子生說道:「會,這次你隨我一起進到陣法中,就算我煉化失敗了,也能帶走你。」

    煉獄谷那個廣場上的陣法,即是傳送陣又是用以煉化生死之間的陣法。

    而像蘇雨欣這類天生帶著九幽之力的人來說,可以直接通過這個傳送陣傳送出去。

    因為生死之間的人在外界看來是魂魄狀態,所以在傳送時,陣法還附帶塑造肉身。

    單憑這陣法能塑造肉身,華子生便覺得這法陣極為逆天,更何況還能使用這陣法煉化生死之間。

    上次華子生因為太過自信,沒有成功煉化生死之間,反而被傳送了出去,還把記憶丟失了。

    當時他認為,既然這是姜昱留給自己的,再加上擁有魔刀之後,他在這個世界有種如魚得水的感覺,這就讓他生出了生死之間本就是他的東西的錯覺,如今只是拿回來而已。

    他是萬萬沒想到,煉化生死之間竟然這麼困難。

    其實這次他也沒什麼把握,不過,既然再次來到這裡,除了帶走蘇雨欣,他還想再試一次。

    「嗯!」蘇雨欣滿眼欣喜的回應了一聲。

    只不過,當時僅僅在外面,她都沒法承受住陣法所釋放的壓迫性的力量,若是置身陣法中,會不會有危險?

    蘇雨欣沒有去想,在她眼裡,似乎只有這個僅僅和她待過數日,換來她十載等待的人。

    雖說蘇雨欣沒有去思考這個問題,華子生卻是把這個問題考量在內了。

    魔刀雙刃在生死之間可以幻化成任何形態,更是擁有主宰生死之間的力量,所以他打算用魔刀護住蘇雨欣。

    當然,華子生並不知道陣法外的情況,陣法內除了煉化天地之力有些吃力以外,並沒有其他不適。

    不然華子生也不會著急著再次嘗試,就算為了提升實力,他也會先帶蘇雨欣出去。

    一路上,蘇雨欣的心情大好,活蹦亂跳的樣子完全吸引了華子生的目光。

    這樣的蘇雨欣,和昨天的才見到的蘇雨欣簡直判若兩人。

    若不是蘇雨欣清純中帶著媚色,身姿更是撩人,華子生還以為自己在做夢。

    「子生哥哥,你在看哪裡。」蘇雨欣停下腳步,臉上泛起兩團淡淡的紅暈。

    她也是不禁意間發現,華子生的目光大多停留在她胸部,這讓她感到欣喜的同時,又覺得羞恥無比。

    「我只是想把欣兒的每一處都刻在心裡,就算以後我們不得已暫時分開了,我也會清晰的回憶起欣兒的一切。」華子生一本正經的說道,心裡卻是補充了一句欣兒這裡好像比師姐還大些。

    如果讓蘇雨欣知道華子生的想法,她肯定會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我會一直陪著子生哥哥的。」蘇雨欣極為認真的說道。

    華子生不可置否的笑了笑,雖說他在遺棄之地聽過太多經不住時間考驗的海誓山盟,但他對自己這方面卻是莫名的自信,就像他對修鍊的執著一樣。

    時間飛逝,和蘇雨欣待在一起,華子生根本沒有時間觀念,也不知道這是他來這裡的第幾天。

    兩人並肩站著,望著遠處如同煉獄般的場景。

    就在這時,遠處兩道身影以極快的速度向這邊趕來。

    那兩人來到華子生兩人跟前,單膝跪下,極為恭敬的說道:「參見公主殿下!」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