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終章(2 / 2)

作品:《天降橫財

「你做夢呢?連一個嫁給你的人都沒有,你還想一塊搞定了?」黃倩倩白了他一眼說道。

「行了,還是我說說吧。」

陳思璿看了秦凡一眼,說道:「其實我們私底下都商量好了,與其糾結該怎麼解決,不如維持現狀的好,我們願意跟你,就不是一個小小的證書能證明的,不願意跟你,就算是有一百個證也也無法阻止我們離開。」

「而且你也不用考慮去外麵找什麼的,我們也是不會同意的,反正這個翡翠溪穀都是我們的,我們準備都在這裡住下,當鄰居相處,也不至於出現像上次那麼尷尬的情況……又能生活在一起,有一定的距離,才能產生美感。」

黎佩姿說到最後咬牙切齒,她一想到上個月的一天下午,她親自熬好了粥來搬山別墅要請她們幾個喝粥,居然看到了光天化日之下,連門都不鎖,秦凡在客廳裡和姐姐她們幾個……

頓時咬牙切齒,恨不得直接把秦凡的皮給剝了!

「嗯,我們一致認為這樣很好,算是個大家庭,又不互相乾涉彼此的隱私,也避免厭倦期來的太快,你覺得怎麼樣?」陳思璿問道。

秦凡點頭,反正都是在這個別墅區裡,隻有夏夢和陳思璿沒事要飛出國管理公司,其他人也都自己的事情,但都是在南都,經常見麵,又不至於二十四小時膩在一起,也沒什麼不好。

「還有,有兩個人,我幫你找到了,你必須得去那個地方一趟。」陳思璿忽然說道。

「哪?」秦凡問道。

「上京。」

接下來的兩天,她們很有默契地都沒有再進入半山別墅,給秦凡和江晏紫兩人留下獨處空間。

兩天的時間,她們甚至都沒有見到秦凡跟江晏紫出門。

偶爾在陽台上驚鴻一瞥,也是令人無法直視的一麵。

以秦凡目前改造者的體質,就算是江晏紫這樣的女王都堅持不住。

以助於兩天後,秦凡親自送她上飛機去F洲時,硬是攙著她的胳膊上去的。

送走江晏紫,秦凡直接轉道去上京。

在飛機上,他接到了許老打來的電話。

「龍君和雲墨死了,屍體被發現在一艘偷渡船上,他們身上都得了血友病,經不住偷渡船的顛簸,屍體被昨晚發現,已經悄悄處理了。」

「嗯,你那邊怎麼樣,還好嗎?」秦凡問道。

「這邊很好,隻是善後需要一定的時間,你就在國內好好待著吧,你願意讓艾夢醫藥公司回到國內,大家都很高興,也知道你不是古家族的那些人,沒有人會動你,再說,也沒人動的了你,好好帶著,等有空,來看看我這把老骨頭就行。」

飛機在上京機場降落。

一道倩影早已經在這裡等候多時。

「怎麼樣,家裡打掃好了嗎?」

秦凡下飛機之後走到倩影身邊,輕輕拉住她的手。

「嗯,都整理好了,隻是這麼大的院子,我一個人住,多少有點空曠。」贏君瑤笑道。

「那讓你搬到南都你又不去……」秦凡說著,忽然嘆了口氣,「會過去的。」

贏君瑤點點頭,挽著秦凡的手,坐上車,直奔著上京一個老衚衕而去。

在四合院大門被推開的一瞬間,白蒹葭也被嚇了一跳。

她當時手裡正拿著掃把清掃大院,看到有人進來,先是一怔,隨即聲音有些顫抖說道:「你,怎麼來了?」

贏君瑤上前拉住白蒹葭的手,說道:「過來打擾你了。」

「不要客氣。」白蒹葭有些緊張,「你們來之前應該說一聲,我一點準備也沒有。」

「你也得給我們說一聲的機會啊,這麼久都聯繫不上你,把大家都急壞了。」

贏君瑤和白蒹葭溫柔對視,然後從她身邊走開了。

秦凡走到白蒹葭麵前,說道:「委屈你了,後事都處理好了嗎?」

白蒹葭眼眶泛紅,很快又恢復如常,柔聲說道:「都好了,他們走的很安詳,覺得這才是一個普通人該有的歸宿……而且,我也沒有想到你們回來,我以為,永遠都不會有這麼一天。」

秦凡握了握白蒹葭的手,說道:「進去吧。」

三個人坐在茶室裡,白桃給她們泡茶。

「贏家的事情……」白蒹葭看向贏君瑤,有些欲言又止。

「都過去了,這是他們應該接受的懲罰,過去的事情就不說了,這樣吧,你們先聊,大家都好久沒見了,我出去買點酒,晚上就在這裡,咱們一醉方休!」贏君瑤笑著起身,同時給白桃使了個眼色,兩個人先後離開茶室。

贏家的事情結束後,白家以要陪親人出去散散心的名義,離開了南都,就再也沒有音訊。

那個時候,秦凡不明白她為什麼要走。

他反思自己的行為,覺得白蒹葭確實有走的理由。

現在,他想明白了。

看到她安然歸來,他的心是喜悅的、甜美的。心裡的一塊石頭,也終於放下了下來。

「還走嗎?」秦凡問道。

「不走了。」白蒹葭搖搖頭。

簡短的對話,讓茶室裡的溫度急劇升溫。

……

明月當空,清風吹拂。

老宅大院的夜晚比小區住宅的夜晚少了熱鬧喧囂,多了質樸和寧靜。

而且,這院這樹,這黑幕遮蓋的天空以及點綴在黑幕上的點點星光,都是他們眼裡最美的風景。

秦凡坐在一塊大石上,仰視著這讓他讚歎的自然美景。

晚上喝了不少酒,腦袋暈暈沉沉的。可是,他的身心卻覺得舒適無比。舒服的他連一句話一個酒嗝一聲嘆息都不想發出來。

贏君瑤走過來,安靜的坐在他的身邊。

學著他的樣子,吹著風,仰起臉看著天空的星星。

白蒹葭也來了,坐在秦凡的另外一邊。

三個人做成一排,就像是用一根線串成的珠子。

贏君瑤忽然驚呼,喊道:「快看,那有朵花!」

「在哪裡?」

「樹枝上,快看!」贏君瑤指著院子裡一棵早已經枯死的梅花樹,說道:「這棵樹枯死兩年了,怎麼忽然開花了?」

「因為有它的根還在。」秦凡笑著說道:「希望和幸福就像是枯樹上的花,有根,就會發芽開花。」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