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一十二章獎勵?

作品:《超級女婿

    回到家裡,蘇國耀把安排唐龍去弱水房產的事情告訴了韓三千,而這樣的安排正合韓三千的意思,所以韓三千沒有任何意見。

    原本還有些提心弔膽的蘇國耀終於能把懸著的心放下來了。

    「三千,謝謝你這麼給我面子。」蘇國耀感嘆著說道,以前韓三千剛入贅蘇家的時候,他也瞧韓三千哪都不順眼,雖然沒有蔣嵐那麼過分,但也沒有給過韓三千好臉色,可如今,他卻要靠著韓三千才能有面子,這不免讓蘇國耀有些內疚。

    畢竟現在蘇家的一切,都是韓三千給與的,而蘇國耀不像蔣嵐那般白眼狼,他不覺得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哪怕韓三千取了他的女兒,也不是他在韓三千面前趾高氣昂的資本,因為這一切,韓三千可以選擇給任何人。

    「你是我岳父,我這麼做也是應該的,以前的事情既然已經過去了,就讓它留在以前吧。」韓三千說道。

    蘇國耀激動的點著頭,只可惜蔣嵐沒有享受到這份榮譽,如果她不是那麼勢力,不是那麼愚蠢的話,如今便能夠過上她夢寐以求的生活,只可惜,她一錯再錯,做出了人生中最愚蠢的事情。

    「迎夏在房間里等你,她回來之後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可能有很多話想跟你說,你去吧。」蘇國耀說道。

    聽到這話,韓三千深吸了一口氣。

    關於天啟的事情,蘇迎夏一直沒有過多的詢問,韓三千知道,她不光是在壓抑自己的好奇,更是在避免正面討論這件事情,或許在蘇迎夏的心裡,她不願意接受韓三千會再次離開。

    可是對於韓三千來說,天啟勢在必行,這是他不得不去面對的事情。

    回到房間,蘇迎夏側躺在床上,露出引以為傲的身體曲線,即便是已為人母,蘇迎夏的身材還是保持得非常好,這大概就是女神的特權吧,曾經的雲城第一美女,哪怕是當了媽媽,也毫不遜色與其他年輕女子。

    韓三千輕輕關上門,蘇迎夏的身體微微顫動了一下,然後坐起身。

    走到床邊,韓三千坐下之後,拉著蘇迎夏的手柔聲問道:「怎麼了?」

    蘇迎夏把頭埋在雙膝,這個動作充滿了防禦性,似乎是在隔斷自己與外界的聯繫。

    「你什麼時候走。」蘇迎夏問道。

    這是一個他們遲早會面對的問題,所以韓三千並沒有迴避,說道:「時間到了,自然會走,但是這個時間對我而言,也是未知的。」

    「去做非常危險的事情?」蘇迎夏繼續問道。

    這個問題讓韓三千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因為以他現在對天啟的了解程度,他自己也不知道今後會面對什麼。

    「無論如何,我都會活著回到你身邊,這是我對你的承諾。」韓三千說道。

    蘇迎夏聽了這句話,直接飛撲到了韓三千懷裡,帶著啜泣說道:「你要是敢死,我就敢帶著念兒來找你。」

    韓三千哭笑不得,這句話的威懾力對他來說實在太強了,一人安危緊系三人性命,就算真遇到死境,韓三千也不敢死啊。

    「你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難道你忘了我是誰的徒弟嗎,聽說翌老在天啟,可是非常厲害的大人物。」韓三千安慰著蘇迎夏。

    蘇迎夏鑽在韓三千懷裡不肯起身,說道:「那個白鬍子老頭,不止是翌老派來的人吧。」

    韓三千一愣,之前他對白鬍子老頭的身份沒有任何猜疑,因為在米國的時候,馬煜也以這樣的身份出現,所以再來一次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但是在綠島和方戰一戰之後,以方戰對待他的態度,韓三千知道白鬍子老頭在天啟的地位絕對不低,既然地位不低,又怎麼可能被派來保護他呢?

    所有對白鬍子老頭的身份,韓三千覺得非常蹊蹺,但是他沒有想到蘇迎夏竟然也能察覺到這一點。

    「你怎麼看?」韓三千問道。

    「依我看,他很有可能就是翌老本人。」蘇迎夏說道。

    「有什麼依據嗎?」韓三千繼續問道。

    「直覺,女人的直覺,你信嗎?」蘇迎夏抬著頭,眼眶裡還泛著淚花。

    「信。」韓三千想也沒想,嘴裡就蹦出了這個字,自己的女人,怎麼能不相信呢。

    蘇迎夏笑顏如花,說道:「是因為我說得有理,還是因為我是你老婆,所以你才信我。」

    「當然是因為你是我老婆,老婆說的話,就是真理。」韓三千笑道。

    蘇迎夏被這句話逗樂得心情好了很多,大眼撲閃撲閃的看著韓三千,說道:「既然這樣,我是不是應該要給你點獎勵。」

    「什麼獎勵。」韓三千忍不住好奇道。

    「今晚才告訴你。」

    這句話讓韓三千心裡癢得就像是貓抓一樣,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就像是過了好幾個世紀一般,終於熬到了天黑,吃過晚飯之後,蘇迎夏早早就回了房間,似乎在準備著什麼。

    韓三千在這時候心裡莫名有些緊張,面對即將到來的驚喜,心裡就像是小鹿亂撞一般。

    「三千,你怎麼了?」韓天養看到韓三千在沙發上一副坐立不安的樣子,誤以為他對於天啟的未知之路有些忐忑,於是上前來準備安慰一番。

    「爺爺,我沒什麼。」韓三千掩飾著些許的尷尬說道。

    韓天養拍了拍韓三千的肩膀,說道:「人的本能,會出於對未知事情的害怕,這是人之常情,無論誰遇到這樣的事情,心裡都會忐忑,但是天啟對你來說,能夠看到一個更加廣闊甚至不一樣的世界,這一趟對你來說,絕對是值得的。」

    聽了這話,韓三千知道韓天養誤會他了,但是他也沒法給韓天養解釋,畢竟這是他們兩夫妻之間的事情,哪怕韓天養是他爺爺,太過私密的事情也不可能對他開口,於是韓三千只能順著他的話說下去。

    「爺爺,你放心吧,我能夠承受住任何未知。」韓三千說道。

    「你從小到大所承受的壓力,比同齡人強很多,這一點爺爺對你很有信心,不過有一件事情,爺爺希望你能去完成。」韓天養說道。

    「什麼事情?」韓三千不解的問道,他在韓天養的語氣中聽到了一份沉重,所以這讓他感覺不太妙。

    「南宮千秋終究是你奶奶,雖然她做了很多對不起你的事情,但她現在既然已經死了,我覺得這一份恩怨就應該讓它煙消雲散。」韓天養說道。

    韓三千微微皺著眉頭,他對南宮千秋的恨,即便是到現在也沒有釋懷,因為南宮千秋給他的童年造成了不可磨滅的噩夢。

    「爺爺,你想要我做什麼?」韓三千說道。

    「趁著南宮博陵在雲城,一起去看看她吧。」韓天養說道,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打算,是因為韓天養希望南宮博陵能夠去給南宮千秋上一炷香,畢竟她是南宮家的人,當年被作為工具逐出南宮家,南宮千秋心裡也是憋著一口氣的,這也是她為什麼相信算命,相信韓君有著帝王之相,希望韓君能夠帶領韓家走向更加輝煌的地位,甚至南宮千秋還想過要以韓家之名去抗衡南宮家族,為自己正名。

    只可惜,她選錯了人,韓君根本就擔不起這樣的重任,而真正有這種能力的人,卻被她排斥。

    韓三千猶豫了許久,自從南宮千秋死後,韓三千根本就不願意再去回憶起這個女人,讓他去給南宮千秋上墳,這對於韓三千來說是一件不可接受的事情。

    但既然韓天養希望他這麼做,韓三千只能答應下來:「行。」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