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七章地心的真實面貌

作品:《超級女婿

    當雲城發生著劇烈動蕩時,地心亦是如此。書趣樓(www.shuqulou.com)

    這一片人間煉獄,空氣中泛著強烈血腥,隨處可見的屍體絕對是常人的噩夢,韓三千三人身上結痂的血跡觸目驚心,完全就是從死人堆里活下來的魔鬼。

    「三千哥,好像……好像我們已經把地心的人全部殺光了。」地鼠心驚膽寒的對韓三千說道,還是那道封閉的門前,但是已經沒有發瘋的人主動送上門,這才讓地鼠驚訝的發現他們究竟做了什麼。

    地心幾百號人,竟然全部殺光了嗎?

    對於不擅長殺人,以越獄為樂的地鼠來說,這是一件衝擊力極強的事情。

    韓三千看了一眼刀十二,既然沒有人出現,那麼說明整個地心活著的,只有他們三人了。

    可是他們依舊沒有找到這扇門的打開機關,面臨的難題,並沒有因為殺光那些人而得到解決。

    「三千哥,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刀十二問道。

    韓三千沒有回答刀十二的問題,而是說了一番讓刀十二和地鼠不解的話。

    「我已經殺光了所有人,你究竟想幹什麼,難道要一直當縮頭烏龜嗎?」韓三千這番話是對幕後的人說的,這一切,肯定有人在幕後監控著,雖然韓三千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麼,可是在人已經死光的情況之下,難道他還沒有達到目的嗎?

    這時候,那扇門突然主動打開了。

    地鼠和刀十二兩人同一時間望向韓三千,很顯然是他這句話驚動了幕後的人,所以幕後的人才會把門打開。

    「三千哥,要進去嗎?」刀十二問道,這扇門裡的空間並不大,更像是電梯,至於通往哪,只能坐上去才能知道了。

    天堂還是地獄?

    生亦或者死。

    韓三千不知道。

    但無論如何,這是唯一的一條路,他必須要走。

    「去把我爺爺接過來。」韓三千對地鼠說道。

    地鼠領命,一路小跑,不一會兒時間就把韓天養帶來了。

    「爺爺,我們很快就能離開這裡了。」韓三千對韓天養說道。

    韓天養一路走來,那些屍體讓他觸目驚心,但是他卻很清楚,對韓三千而言的麻煩,根本就沒有真正開始。

    「三千,爺爺要告訴你一件事情。」韓天養說道。

    「等出去了,有時間再慢慢說吧。」韓三千雖然心裡很好奇,但現在絕不是聽故事的最佳時機。

    韓天養嘆了口氣沒有堅持,跟著韓三千走進了電梯。

    電梯的運行速度不快,經過了好幾分鐘的時間才停下來。

    當電梯門打開的瞬間,迎面一陣自然風吹來,這說明他們已經來到了地心外面,不過這風的味道卻讓人感覺非常奇怪。

    走出電梯,眼前的場景,直接讓刀十二和地鼠傻了眼。

    一望無際的大海,波光粼粼。

    地心,竟然是海上的一艘巨無霸貨輪!

    地鼠揉了揉眼,有些不太相信眼前的事實。

    自從來到地心之後,地鼠便根據自己的判斷,判定地心的確是處於地底位置的,頻發的地震就可以很好的證明這一點。

    當一直認定的事情突然以不一樣的面貌呈現在自己面前時,地鼠有些難以接受。

    刀十二的表情同樣震撼無比,誰能夠想到,聞名於世界的地心,竟然時時刻刻都飄蕩在海上,多少人想要查出地心的真正位置所在,可是誰又能夠想到,地心的位置隨時都在變化呢?

    難怪這麼多年了,一直沒有人能找到地心的所在地,而且也沒有人成功越獄。

    即便是讓那些人僥倖的逃到甲板,看到這一望無際的大海,也只會絕望啊。

    韓三千表情異常平靜,似乎一點都不覺得意外,因為他早就發現了地震的晃動非常奇怪,當地鼠認定他們身處地底的時候,韓三千內心便抱持著不同的看法。

    「三千哥,地心竟然是這麼大的貨輪!」地鼠瞪大了雙眼說道。

    「難怪沒有人逃得出去,這種環境,就算真有機會跑到甲板也是死路一條啊。」刀十二感嘆道。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跳船可是死路一條啊。」地鼠說道。

    「不用著急,幕後主使既然能夠讓我們來這裡,他肯定不會讓我們死。」韓三千說道。

    刀十二和地鼠警惕的看著周圍,既然韓三千這麼說,肯定很快就會有人出現。

    果不其然,一個纖瘦的人影遠遠走來。

    他明明是個男人,長得卻比女人還要精緻,化上妝絕對是個妖艷的絕色美人。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南宮隼。」精緻男人滿臉笑意的對韓三千說道。

    「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誰,一個人出現在我面前,你的膽子可真不小。」韓三千冷聲說道。

    「以你的實力想要殺了我,的確輕而易舉,但是我既然敢這麼出現,你認為我會沒有仰仗嗎?」南宮隼淡淡的說道。

    韓三千自然知道他不會這麼傻,不過附近沒有一個人,就算他真的有底牌,韓三千也有把握可以在短時間內製服他,只要能把南宮隼的命掌控在自己手裡,不管他在暗中安排了多少手下,都是無濟於事的。

    「你會為你的自大而付出代價。」韓三千話音剛落,人影如箭迸射而出,不過瞬間便已經欺身而進,死死的掐住了南宮隼的脖子。

    「怎麼樣,我的速度讓你沒有想到吧。」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南宮隼精緻的臉龐變得猙獰起來,咬牙切齒的說道:「你現在給我跪下還來得及,不然的話,我會讓你後悔終生。」

    韓三千溫柔一笑,說道:「你的長相,如果是一個女人,真是完美啊,只可惜你是個男人,反而顯得陰陽怪氣。」

    南宮隼最討厭別人拿他的長相說事,但凡說他長得像女人的人,墳頭已經長滿了雜草,這是南宮隼的逆鱗,任何人都觸碰不得。

    「跪下,道歉!」南宮隼冷聲呵斥道。

    「你難道還不明白現在的局勢嗎?你的命已經在我手裡,就算你有再多的手下又如何,他們殺我之前,我便能夠殺了你,你願意給我陪葬嗎?」韓三千笑著道。

    南宮隼拿出了手機,韓三千眉頭微皺,不知道這傢伙想要幹嘛。

    當他翻到一張嬰孩的照片時,韓三千內心便浮現出一股強烈的不詳預感。

    「這個粉嫩的女娃你還沒有見過吧,聽說她姓韓,叫什麼韓念。」南宮隼說道。

    姓韓名念!

    這句話讓韓三千如同遭受到了晴天霹靂。

    這是他的女兒?

    韓三千第一時間從南宮隼手裡躲著手機,臉上不自覺的浮現出了極盡溫柔的笑意。

    女兒,這是他的女兒。

    韓三千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夠這麼快擁有一個女兒。

    韓念,是因思念而得名的嗎?

    韓三千抹了一把眼角的淚水。

    正當他喜極而泣的時候,南宮隼的一句話,把韓三千拉回了現實。

    「這麼可愛的小姑娘,你不想她死吧?」南宮隼說道。

    韓三千猛然抬頭,怒不可遏的看著南宮隼,說道:「你把她怎麼樣了,她在哪。」

    「別激動,她現在很好,我還請了專人照顧,不過你要是不聽話,我就不能保證她的安全了,萬一傭人不小心把開水淋在她身上,亦或者是不小心摔在地上,對小小年紀的她來說,可就是很嚴重的傷害啊。」南宮隼得意的說道。

    韓三千想要殺了南宮隼,而且這種衝動已經不可遏止。

    但是他知道,不能這麼做。

    韓念在他手裡,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聽南宮隼的話。

    「你要我幹什麼?」韓三千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跪下。」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