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章竟敢挑釁我!

作品:《超級女婿

    刀十二看到韓三千的時候也懵了。書趣樓(www.shuqulou.com)

    雖然韓三千帶著頭套,但基於刀十二對韓三千的熟悉,光是從他的身材刀十二就能夠認出他。

    在來地心之前,刀十二幻想過很多種和韓三千碰面的方式,甚至還想過短時間內根本就看不見韓三千。

    誰曾想到,這才剛從麻醉劑當中清醒過來,地心便為他們兩人準備了一場生死之戰。

    「順便提醒你們一句,比賽時間有限,如果殺不了對手,將會有痛苦的折磨等著你們。」

    那個聲音再次傳來。

    韓三千握緊的拳頭已經青筋鼓起。

    很顯然,地心這一場比賽是故意為之,甚至地心的負責人很有可能根本就知道他和刀十二的關係,故意想看他們自相殘殺。

    殺了刀十二?

    這種結果,並不是韓三千能夠接受的,而且他也絕對不會這麼做!

    「你怎麼來了!」韓三千咬牙切齒的對刀十二說道。

    刀十二走到韓三千面前,兩人相距不過一米,這時候刀十二說話便不會被其他人聽到。

    「嫂子懷孕了。」刀十二說道。

    哐當!

    這句話猶如晴天霹靂一般打在韓三千身上,導致他整個人身形一晃。

    蘇迎夏……懷孕了!

    韓三千的心在一瞬間就飛回了雲城,此刻的蘇迎夏是最需要他的時候,而他卻被困在這牢籠當中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出去。

    「多久了。」韓三千聲音顫抖的問道。

    「在我離開雲城的時候,已經快到半年了。」刀十二說道。

    半年!

    也就意味著距離小孩呱呱落地的時間,不到三個月!

    韓三千瞬間滿眶銀淚,三個月的時間他想要離開地心幾乎是不可能的,也就意味著在蘇迎夏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候,他根本就沒有辦法陪在蘇迎夏身邊。

    韓三千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你就是為了告訴我這個消息,所以才來地心的嗎?」

    「我們想讓你知道這件事情,想讓你有更強的動力離開地心。」刀十二說道。

    韓三千不用問也知道這個決定肯定有墨陽的支持,否者的話,刀十二一個人絕對不可能擅作主張。

    不過這時候去追究誰的決定已經沒有意義了,刀十二已經在他面前,他現在要想的,是怎麼解決眼前的麻煩。

    眼看著兩人遲遲沒有動手,旁觀的那些人已經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幹什麼呢,怎麼還不開打,這不是浪費我們的時間嗎?」

    「快殺啊,趕緊殺了他。」

    「為什麼還不動手,難道你還殺不了這個新人嗎?」

    眾人煽風點火的時候,地鼠表情就像是一灘死水,一個荒誕的可能性在他腦海中延伸開來,而且越想越是讓他覺得有這種可能性。

    他為什麼沒有殺刀十二?

    為什麼刀十二似乎也是一副認得他的樣子。

    他的聲音,像及了韓三千,不過地鼠主觀的認為韓三千不可能來地心,所以他才覺得這個人的聲音即便和韓三千很像,也絕不可能是韓三千。

    但是現在,地鼠卻不得不這樣懷疑。

    否者的話,他為什麼遲遲沒有出手殺了刀十二呢?

    能解釋這件事情,似乎只有他就是韓三千本尊這個原因。

    也只有韓三千,才不會殺刀十二。

    可是,這是真的嗎?他真的會來地心嗎?

    當關勇看到地鼠情緒激動,氣息浮躁的時候,忍不住問道:「你這是幹什麼,還沒開打呢,這麼激動幹什麼?」

    地鼠當然激動,如果這個面罩男真是韓三千,那麼他能夠離開地心的希望就更大了,而且韓三千所表現出來的強悍實力,更是讓地鼠覺得不可思議。

    想當初韓三千差點殺了他的時候,地鼠感受到了韓三千的強大,但如今,韓三千明顯已經變得更強,和當初的他就像是兩個人。

    「你懂個屁。」地鼠深吸了一口氣,但儘管如此,也沒辦法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

    關勇說道:「我不懂,你不是可以給我解釋,讓我懂嗎?」

    「我警告你,從現在開始,你要是敢再多說一句廢話,我絕對廢了你。」地鼠毫無耐心的轉頭看向關勇,他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場中的面罩男是韓三千,既然韓三千來了,關勇也就失去了他存在的價值。

    關勇嚇得連退了幾步,地鼠的眼神,就想是要殺了他一般,這種眼神,他以前從來沒有看過。

    「神經病,我跟你又沒仇。」關勇低聲的不滿反抗著,不過這種蚊子聲音,也就他自己能夠聽見。

    場中,刀十二笑著對韓三千說道:「三千哥,我的任務就是把這個消息帶給你,現在我已經完成了任務。」

    「絕不可能!」韓三千咬牙切齒的說道,他知道,刀十二說這番話的意思就是讓他殺了他,但是韓三千絕對不可能這麼做。

    「三千哥,嫂子還在家裡等你,如果你不按照地心的規矩做事,你有沒有想過自己的下場。」刀十二一臉焦急的說道,雖然這樣的突變是刀十二完全沒有想到的,不過為了韓三千而死,這是他很早就有的覺悟,既然現在的局面已經不是他們能夠選擇的,就算去死又算得了什麼呢?

    「放你媽的屁,你給我老實的待著,我沒讓你死,你沒有資格死。」韓三千態度堅定的說道,他不會自己動手殺了刀十二,也不會看到刀十二死在地心。

    既然來了,他就必須要帶著刀十二一起離開地心。

    這時候,那個聲音已經顯得有些不耐煩了。

    「難道你們要違抗地心的命令嗎?」

    韓三千仰著頭,循著聲音來源的方向看去,他知道,自己看不見這個聲音的主人,但是不代表他不會反抗。

    「有種,站在我面前來,畏畏縮縮的當縮頭烏龜算什麼?」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聲音沉寂,很快便有工作人員拿行動回應韓三千。

    電槍擊打在韓三千身上,電流所帶來的麻木感瞬間就傳遍了韓三千全身上下,不過韓三千隻是渾身一顫,依舊直挺挺的站著。

    某特殊區域內,長相精緻的男人表情瞬間就變得猙獰了起來,他無法接受任何人對他的抗命,因為他的人生當中,不管要求誰做什麼事情,對方都沒有資格反抗。

    「你這種垃圾,竟然敢挑釁我!」長相精緻的男人咬牙切齒的說道。

    「給我讓人進去狠狠的教訓他一頓,讓他知道不聽命於我的下場。」精緻男人轉頭對手下吩咐道,此刻他的眼神里,有著強烈的怒火,對於一個習慣了掌控別人命運的人來說,遭到他眼中底層人的反抗,這不是他能夠接受的事情。

    鐵籠擂台突然湧入了一大幫的地心內部人員,個個手裡都拿著電槍,但是他們卻依舊顯得小心翼翼,畢竟在他們眼前的人,是一拳搞定了尤里和傷疤男的強者,誰也不願意因為大意而丟掉了性命。

    「這傢伙,竟然敢不聽地心的命令,看樣子他今天的下場會很慘啊。」

    「真是個傻子,在地心,他不過就是一隻籠中獸而已,地心說什麼他就必須聽什麼,違抗命令就是在跟自己的性命過不去。」

    「哼,真以為打贏兩個人就能無法無天了嗎?這傢伙敢違抗地心,真是不知好歹。」

    「他能活到今天,是因為地心讓他活到今天,看樣子他對自己的地位產生了誤會,還真以為殺了兩個人,就可以不把地心放在眼裡了。」

    其他人看到這一幕,紛紛對韓三千露出了輕蔑的神情。

    他給人帶來的畏懼和威懾雖然強,但是在違抗地心這件事情上,任何人也不會看好。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