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兩千四百二十章全給我廢了(1 / 2)

作品:《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第兩千四百二十章 全給我廢了

宋紅顏雷霆手段拿下唐新生和唐門六支。

唐天鷹等三支子侄一個個看得熱血沸騰,恨不得跪在宋紅顏麵前請求賣命。

他們誰都清楚,多事之秋的唐門,什麼交情什麼規矩都是浮雲,武力才是王道。

唐新生和六支子侄再怎麼憤怒再怎麼憋屈,此時此刻也隻能跪著等宋紅顏發落。

不然藏經寺的高手可以血洗六支十幾個輪迴。

唐新生很是憋屈和憤怒,可是看到一眾手下被拿下,身邊死忠也被葉凡哢嚓哢嚓幹掉。

他就隻能壓製暴起死磕到底的念頭。

真的打不過。

他原本要收拾宋紅顏討好夏國人的念頭,已經變成今晚怎麼保命活下來的態勢了。

「還以為你有點骨氣呢。」

看到跪在麵前的唐新生,宋紅顏臉上很是鄙夷:

「哪怕不帶著人跟我死磕到底,也該昂著脖子展現士可殺不可辱。」

「沒想到真如我所料跪了。」

「而且跪的速度超出了我想象。」

「英明神武一輩子的唐斥候有你這個兒子真是悲哀。」

宋紅顏毫不客氣打擊唐新生一番,絲毫不在意他眉間流淌的憤怒。

葉凡緩緩走到唐新生麵前:「真有骨氣的話,也不用做夏國人的走狗了。」

你大爺,老子但凡硬氣一點,跪慢一點,現在都被你們狗夫婦砍了……

你當我不知道你們就等著找借口要我腦袋啊。

唐新生一邊瞄著葉凡手裡染血的刀,一邊心中憤怒斥罵了兩人一番。

接著,他望向宋紅顏打出了悲情牌:

「宋紅顏,你不能這樣做,你沒資格這樣做。」

「我是唐門子弟,你也是唐門子弟,你是三支主,我也是六支主。」

「咱們是平起平坐的,是同一排拜祭老祖宗的,你用暴力威脅我,太不厚道也沒人性。」

「唐校長,陳園園,還有唐門老臣,不會坐視你欺負我的,更不會坐視你吞併六支。」

「他們會給我主持公道的。」

唐新生高呼著口號:「這世界是有公理的,是有正義的。」

「公理?正義?」

宋紅顏看著唐新生不置可否譏嘲一句:

「你難道不清楚,公理和正義是拿拳頭捶出來的,不是你喊出來的。」

「唐校長和陳園園他們這個時候躲避我還來不及,又哪裡有膽量站出來招惹我宋紅顏。」

「我一不高興,一聲令下,藏經寺和三支全部出動,足夠把他們全都掃掉。」

「如不是我還沒想好掌控唐門,唐校長和陳園園此時可能已經被我拿下。」

「所以給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這時候跳出來庇護你和六支。」

「再退一步,就算唐黃埔和陳園園冒險替你出頭搞一搞勢力平衡……」

「看到你這樣窩囊的跪在我麵前,他們也會失去扶持一個阿鬥的興趣。」

「因為他們從你這個廢物身上能夠得到的,遠遠不及冒險付出的東西。」

「你就安心做一條守門犬吧。」

宋紅顏連珠帶炮打擊唐新生,瓦解掉他心裡最後一絲希望。

這個時候,唐新生一臉悔恨。

悔恨自己今晚為什麼要過來主持公道?

悔恨自己看到宋紅顏為什麼不跑路,還牛哄哄跑上來叫板?

這一失足,他全盤都輸了。

夏國人?

突然,唐新生想到了什麼,扭頭望向了聞人飛鵬和秦佛媛他們。

他心存一絲希望,想要這些夏國豪族援手一把,替自己翻盤或者庇護自己好過一點。

隻是聞人飛鵬和秦佛媛他們看都沒看唐新生一眼。

夏國人掃過滿地跪著的六支子弟,還有高高在上的宋紅顏和葉凡,神情很是凝重。

「佛媛,心兒,今晚是唐門家事,我們就不要攙和了。」

聞人飛鵬一揮手:「今天的衝突,改天再說,把戰道風和姚瑤帶上,走。」

秦佛媛微微偏頭示意手下抬起戰道風和姚瑤,隨後腳步加快向門口得得得走去。

她們都是聰明人,從唐新生下跪和六支接管能看出,宋紅顏不好招惹。

所以他們儘管覺得自己未必懼怕宋紅顏,但此時此刻還是避一避鋒銳。

因此秦佛媛雖然不甘心沒踩下宋紅顏,但還是理智的選擇避開這裡。

隻是他們還沒走到門口,葉凡淡漠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誰讓你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