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赤血虯

作品:《我有一棵仙桃樹

    張子鳴乘坐傳送陣去了外星海,準備大開殺戒。書趣樓(www.shuqulou.com)五級妖獸的妖丹對他用處不大,但六級妖獸的妖丹還能夠增加他的修為。

    如果是七級妖獸,妖丹的效果肯定更好。

    外星海廣袤無邊,張子鳴隨便找了一處荒島,布置了陣法,又拿出霓裳草吸引妖獸。這一次,張子鳴拿的是五百年年份的霓裳草,不但影響的海域大,還有很大概率吸引到強大的妖獸。

    果然,不到半天的時間,霓裳草就給了張子鳴一個驚喜。荒島周圍的海面原本風平浪靜,忽然之間,風雨大作,海面出現龍捲風暴。風暴中心,有氣息強大的妖獸,而這妖獸的目標,就是張子鳴拿出的霓裳草!

    「赤血虯!」

    張子鳴已經看清風暴中心的影子,正是七級妖獸赤血虯。在任何世界,凡是和虯、蛟、龍沾上邊的存在,一般都不會弱小,眼前的赤血虯就是如此。赤血虯是赤血蟒的進化版,赤血蟒本身只是四級妖獸,但一旦覺醒血脈,進化到赤血虯,就能夠成長為七級妖獸。

    相傳,赤血虯的血脈能夠再次進化,成為赤血蛟,而成熟的赤血蛟是十級妖獸,堪比元嬰大圓滿,化神之下最強的存在!

    「赤血蟒進化為赤血虯,好像是吃了赤炎果,赤炎果能夠幫助蛇類的血脈進化,那這個世界,有沒有幫助先天神魔血脈進化的靈物?」

    張子鳴忽然意識到,自己之前一直追求修為的提升,忽略了一點,那就是這個世界很可能有幫他進化血脈的靈物。實際上,雪靈水,天火液,還有嬰鯉獸的內丹,都屬於這種靈物,只是作用很小罷了。

    「究竟什麼靈物對我有用,我現在還不知道,不過終究逃不開水屬性和火屬性。或許,我應該建立一個勢力,尋找這樣的靈物!」

    赤血虯的速度很快,轉眼之間,一條赤紅色的、長達十幾丈的妖獸出現,妖獸外面長著堅固的鱗片,頭上則長著一根彎角。

    赤血虯一頭扎進陣法中,朝著霓裳草而去,張子鳴立刻發動陣法,陣法的力量將赤血虯束縛住。

    一聲若有若無的龍吟,赤血虯身體一翻,竟然撼動了陣法的力量。張子鳴微微一驚,他的陣法造詣,不敢說達到大師,但絕對不凡,布置的陣法,對付六級妖獸絕對手到擒來。可是,面對赤血虯,陣法第一下就有些承受不住,可見赤血虯的的強大。

    張子鳴手一翻,金剛劍出現在掌中,他朝四周打下十幾面陣旗,然後衝進了陣法中。張子鳴利用陣法的力量隱藏,赤血虯感知不到他的氣息,可是,它敏感的本能讓它盯向張子鳴隱匿的方向。

    「不愧是虯類妖獸……」

    張子鳴暗贊一聲,金剛劍忽然離手,射向赤血虯的頭。陣法當中,金剛劍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議,赤血虯感受到危險,立刻擺動頭部,但也未能躲開。讓張子鳴意外的是,赤血虯的靈智頗高,它沒能躲開金剛劍,尾部卻朝著張子鳴所在的空間抽過來。

    赤血虯一動,陣法空間都在搖晃,外面的陣旗表面光芒忽明忽暗。

    「好傢夥,我來和你比比力量!」

    一米多粗的虯尾抽過來,張子鳴沒有躲避,反而上前一把抱住。虯尾的力量把他撞出很遠,張子鳴依然不鬆手,一直撞破了幾道禁制,他才停下來。

    赤血虯本能的將尾巴往回收,張子鳴不樂意了。他雙臂箍住虯尾,用力一甩,龐大的赤血虯竟然被他甩動。而在這之前,金剛劍已經刺破赤血虯的鱗片,釘在它的頭上。

    赤血虯開始拚命掙扎,它的身體先是往回縮,然後各種擺動,可是,虯尾始終沒能掙脫張子鳴的雙臂。赤血虯調轉身體,虯首對張子鳴噴出一口赤紅色的火焰,這是赤血虯的本名神通。

    不過,要說控火,張子鳴可是行家,赤血虯強大的血炎不僅沒有傷到張子鳴,反而引起了他先天火神血脈的共鳴。

    衝破赤血虯的血炎,張子鳴跳到虯首上,他雙手握住金剛劍,往下一按,金剛劍頓時穿透赤血虯的頭骨,將它釘死。

    一聲驚天動地的嘶鳴聲后,赤血虯頹然倒下,血染紅了一片海域。

    「收!」張子鳴拿出一個葫蘆法器,將赤血虯的血液收起。這件法器是他模仿太上老君的紫金葫蘆煉製,當然效用是天差地別。

    「如果沒有陣法壓制,我肯定不是赤血虯的對手。不過,赤血虯也奈何不了我。」張子鳴總結了一下剛才的戰鬥,「修仙者的手段,雖然比妖獸多,但論實力,一般的結丹後期肯定不是赤血虯的對手。這麼說來,我的實力和普通的結丹後期相當。」

    殺了赤血虯,張子鳴讓金鵬守著陣法,自己進入次元空間,剛才在戰鬥時,赤血虯的本名神通引起了他血脈的共鳴,而且,赤血虯是由赤血蟒進化而來,他的精血,很有研究的價值。

    長興門,韓立完成交易,準備返回。他這一次收穫還要超過預期,長興門的天雷竹,是他們上代門主培育的,這一次被他連根帶土挖了過來。

    返回天星城時,韓立路過魁星島,被一艘飛船攔住。

    「是你!」飛船上跳下幾個人,為首是一名老者,老者看看韓立,拿出法器。

    韓立皺眉:「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攔住我?」

    老者道:「你是韓立吧,幾年前你接了我六連殿的委託,協助獵殺嬰鯉獸。可是,你們這些見利忘義的散修後來竟殺人奪寶,不但殺了我六連殿的執事馮三娘,還奪了嬰鯉獸的妖丹!」

    「這些事情,你是聽誰說的?」

    「苗長老親口所說,你還要否認嗎?」

    韓立心中惱火,苗長老就是背叛六連殿的另一名結丹修士,沒想到對方賊喊捉賊,把髒水潑到他們身上。

    「沒話可說了吧,你現在束手就擒,隨我回六連殿!」老者道。

    韓立懶得和對方爭辯,繞過他們準備離開,誰知道老者竟不依不饒,率先攻擊他。

    「找死!」韓立根本不在乎六連殿的實力,他放出綠篁劍,劍光閃爍之間,老者人頭落地。

    「你是結丹修士!」其他人見了,哪裡還不明白,連忙伏身賠罪,韓立懶得和對方計較,飛身離開。不過,平白被人冤枉,韓立很生氣,他決定以後要是碰到苗長老,絕對不放過他。

    韓立回到天星城,沒有看到張子鳴,他修鍊了幾天,就放棄了。韓立在靈氣濃郁的次元空間修鍊習慣了,有些看不上靈氣稀薄的洞府。他去坊市搜集了一些靈材,準備煉製四級傀儡。有時也會參加一些結丹修士的聚會,交易一些丹藥,也交流一些信息。

    散修中,結丹修士不少。這些人一般會和自己熟悉的,或者有實力的人結成團體,一起探索遺迹。在天星城這段時間,韓立受到不少邀請,他並沒有答應,而是遊走在這些團體之間,以丹藥換取自己需要的靈材和消息。

    「韓兄,我聽說你在打聽天生水屬性和火屬性的靈物的消息。」一個和韓立見過兩三次的散修金光真人找到韓立。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