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百六十七章人生若隻如初見(結局)(1 / 2)

作品:《天降巨富

「陸……陸原?」

當趙思思被帶到陸原麵前的時候,她整個人都懵了。

心裡各種滋味交集在一起,一時之間,十分複雜。

「對不起,陸原,對不起,是我錯了,是我誤會了你,我不該認為你回來找我是為了賠償金,我不該相信他們的話,這個世界上,除了爸爸,最關心我的人,其實是你,一直都是你……嗚嗚……」

想起之前自己錯怪了陸原那些事,趙思思真的是又羞又愧。

「沒事了,沒事了。」

陸原輕輕拍著趙思思的肩膀,「以後再也不會有人欺負你了。」

說到這裡,他沉吟了一下,又補充道,「再也不會有人欺負你們娘兒倆了。」

安慰趙思思的時候,他的語氣是溫柔的。

但是轉過頭,陸原的語氣一瞬間就變得森然,「徹查趙寶良的死因,凡事與這件事相關的所有責任人,包括隱瞞包庇之內的,都嚴格查辦!江陽市積弊太久,嶺南所也該好好整治一下這個地方了!」

「是,三少爺!」

王奉天立即恭敬回應。

其實這個時候,陸原的身份,已經不是少爺這麼簡單了,他已經是陸家的一把手,七十二所統領。

但是他依然保留了這個稱呼。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也許,是為了某種紀念。

「走吧,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陸原牽起趙思思的手,上了車。

「你們剛才聽到三少爺的話了?從現在開始,你們所有人,24小時接受嶺南所調查!」目送陸原離開,王奉天轉頭喝道。

崔家的人,趙家的人,以及張蓮香他們一大家子,此時所有人都麵如死灰,但依然可以隱隱看到之前臉上那凝固的驚愕。

「爸,女兒來看你了。」

寫著「趙寶良之墓」的墳前,趙思思悲愴的跪在地上,黑灰色的紙錢迎風飛舞。

「趙叔叔是個好人,他是真正的父親。」陸原坐在旁邊,感慨道。

「再也不會有人像他那樣疼愛我了,照顧我了,爸爸……」趙思思又哭起來。

「會的,會的。」看著趙思思哭的這麼悲痛,陸原不知道怎麼的,心裡很不是滋味,一種說不出的難過充盈心頭,「我曾經答應過趙叔叔,我會保護你,照顧你,疼愛你的……」

「你,真的會嗎?」趙思思抬起頭,淚水朦朧的看著陸原。

「會,當然。」

她那本就美麗不可方物的臉蛋,加上這雨打梨花一般的樣子,陸原隻覺得心裡升起一種奇怪的愛意。

不,我這隻是保護她,接替趙叔叔去疼愛她,絕不是有所企圖,我沒有對不起周允。

趙思思臉突然微紅起來。

她低著頭,不說話了。

「對了,還有一件事,我的人,已經治好了你的媽媽,我們現在就去看看她吧!」

陸原看著手機裡,章九發來的信息說道。

「好!」

趙思思悲傷的臉上,終於有了一點好轉。

此時此刻,媽媽這個詞,對她的意義,已經隻有曹鳳了。

張蓮香做的那些事,已經讓趙思思認透了她的人品和本質,也徹底和她斷絕了關係。

所以當嶺南所在調查張蓮香的時候,張蓮香數次向調查人員哀求,表示她的身份是趙思思的媽媽,「你們的三少爺身邊那個女孩子,是我的女兒,我是她媽媽,求求你們給我女兒轉個話吧!我女兒是三少爺極其重要的朋友,我也是,你們可不能胡來啊!」

調查人員當然也知道趙思思的分量,所以也不敢怠慢,口信自然也傳到了趙思思這裡。

當然,當趙思思此時此刻知道了張蓮香真實人格之後,也沒有理會了。

而對於曹鳳,也許是血脈的聯繫,也許是因為那次曹鳳短暫的清醒之後的母女交談,她對曹鳳日益思念起來。

「那走吧!」

其實,周尚此時此刻,也想立刻見到曹鳳,因為,他也有很多話要問,很多話要說。

直升機載著他們兩人,在太平洋上飛行了兩個小時左右,終於,慢慢的降落在了陸家的桃花島上。

「媽!」

一看到曹鳳,趙思思就立刻想衝過去。

「等等,趙小姐,你媽媽剛剛恢復,現在正在熟睡中,等她醒了,你們母女自然就可以相見了,現在,你可以去休息一會兒,或者就在這裡看著你媽媽也行。」章九急忙攔住趙思思說道。

陸原隔著病房的玻璃牆幕,靜靜的看著正躺在潔白床上熟睡的曹鳳。

此時曹鳳的模樣,早已不是那個瘋瘋癲癲的女人的樣子了。

得力於章九的照顧和治療,曹鳳已經恢復了神采,她皮膚白皙,雖然歲月的痕跡抹不去,但是依然風韻十足,昔日曾經的曹大小姐的模樣中,更多了一種成熟。

周尚的心裡,突然渴望和曹鳳在這個二十年之後的第一次見麵了。

不過,此時此刻,他當然更願意讓趙思思和曹鳳這一對母女先見麵了。

「章九,辛苦你了。」桃花島的一間控製室內,周尚示意章九坐下來,然後緩緩說道,「另外一件事怎麼樣了?」

「至於周大小姐的事……」

章九臉上陡然就凝重起來,他知道,這件事對於少主來說,勝過世界上任何一件事,「少主,從你一開始吩咐我,命令就已經下達了,目前為止,包括大夏紅旗在內世界排名前十的所有超級計算機群組已經取消了一切關於航天航空和粒子碰撞天氣模擬之類的科學計算,全力進行人口匹配查詢,全世界七大洲所有人口的數據正在地毯式被搜集,所有女孩子的全息相貌和身體都會被收集進入資料庫,少爺,你看這個大屏幕上,匹配工作正在24小時不分晝夜進行。」

章九指著控製室裡的屏幕,上麵飛速閃動一排排數據。

「不過目前為止,無論是從容貌還是性格甚至是人生軌跡,都沒有找到能匹配周大小姐的人……」

章九嘆了口氣。

不過陸原靜靜的聽完,臉上並沒有露出太多失落的樣子。

但章九知道,少主並非是對周大小姐的思念減輕了,反而應該是更重了!

隻因為思念更重,所以少主一定做好了用很長很長時間甚至一生時間去尋找的準備,所以才不會介意短時間裡找不到。

是的,周尚此時心裡那種迫切似乎沒有了。

那隻是因為,尋找周允,已經深深的刻印在他的心裡了,似乎和他的人生糾纏在一起了,就像是蠶的一生是為了破繭,知了的一生是為了成蟬,而他的一生是為了尋找周允。

所以,蠶會隱忍三個月化蝶,知了會蟄伏三年才會破土,它們不疾不徐,是因為他們這一輩子都在做這件事,為這件事做準備。

而陸原,也會如此。

「疑似匹配!」

但陡然,大屏幕上突然彈出了四個粗體紅色的大字,在整個屏幕上瘋狂的抖動著!

「少主,這是自從匹配計劃開始後,第一例出現疑似!」章九整個人都跳了起來。

畫麵也第一時間,在屏幕上顯示了。

陸原猛然就站了起來,緊緊盯著那畫麵。

畫麵比較模糊,顯示的好像是一棟樓的樓頂。

「少主,這個匹配對象是衛星掃描得到的,所以解析度沒有那麼高清,為了尋找周大小姐,不但動用了全球超一百萬軍隊進行地毯式人口普查,還動用了幾乎地球上空百分之三十的衛星進行地麵搜索,這一次的疑似匹配,正是『列文虎克』號軍事衛星掃描地麵時候發現的。」

章九一邊急速的給陸原介紹,一邊開始對著總控台下達命令,「調動所有衛星,對圖像優化處理!」

刷刷刷!

很快,又好幾張圖片刷新在大屏幕上。

這一次,終於可以看得更清楚一點了。

這果然是一棟高樓,因為是衛星拍攝,所以是一張俯視圖。

從畫麵周圍其他的建築物對比來看,這棟樓非常高,而且這顯然是在某個大都市裡。

「旁邊的是……」

「是河流……有河流穿過的大都市……」陸原心裡陡然一動,「那是黃浦江,是上海,那棟樓,是東方明珠!」

「報告!疑似目標被發現,位於大夏上海東方電視塔塔頂!已經調動一切資源前往目標地點!」傳來的報告裡,也證實了陸原的判斷。

刷刷刷!

又幾張鏡頭拉近的照片刷新了。

「少主,那裡。」章九緊盯著屏幕,顫抖著手,指著東方明珠塔頂的一個人影。

陸原隻看了一眼,心就突的跳了一下。

雖然模糊,但很顯然就看出那是一個女人,一個年輕的少女,因為那種優雅曼妙的身姿,是地球上除了女孩子這種生物之外,沒有別的可以做到。

那身姿顯得瘦弱輕盈,站在塔頂,彷彿隨時可以被風吹走一樣。

刷刷刷!

又是幾張照片。

陸原的心跳得更快了。

因為此時傳來的這幾張照片,已經不是衛星拍攝的了,而是無人機在空中拍攝,看來搜索組織已經有人到達了東方明珠了。

照片上,那女孩的身姿更清晰了,甚至能看到她的髮絲在風中繚亂著。

這身影和陸原記憶中的幾乎一致。

而同時,百分之二十,旁邊之前顯示的柱狀匹配度疑似率此時也開始暴漲,就彷彿是暴雨下的玻璃瓶裡的水麵,很快就達到了百分之五十!

「讓無人機再近一點!」章九命令道。

「報告,沒法再近了,目標發現無人機,情緒有激動之色,如果再靠近,恐怕會對目標產生不利影響!」

果然,此時電視塔頂的那個少女,身影晃的厲害,似乎在驅趕無人機一樣,她就站在塔頂的邊緣,本來就瘦弱的身軀,迎著塔頂的強風,此時再加上這樣,就像是狂風中被一根細線栓住的塑料袋,似乎隨時都可能掙斷細線而飛落。

「章九,備機!」看著屏幕上那少女,陸原的心好痛,不管她是不是,都讓陸原又一次回憶起了曾經的初次相遇。

那一次,你正準備投湖,而這一次,你卻又站在樓頂。

為什麼,為什麼你總是這麼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是了,不是你不珍惜。

是這個世界,總是不給你活下去的理由。

是我的錯,我沒有保護好你,從來沒有,哪怕一次……

「少主,直升機已經備好。」

「我要戰鬥機!」

一道呼嘯劃過黃浦江上空,在接近東方明珠之前的某個瞬間,一個人影脫離了戰鬥機,依靠著對慣性和風阻的精確把握,恰到好處的落在了東方明珠的塔頂。

「看吶!」

此時此刻,塔底早已擠滿了無數的人。

這裡本來就是人口密集的地方,平日裡觀光者旅遊客就極多,周圍也是商業寫字樓林立,更何況這裡也是全國最知名的地方之一,所以,塔頂有人的消息,早就傳遍了整個上海,甚至整個國家。

陸原此時就站在塔頂,從戰鬥機的一躍而下對於他來說自然其實本就是小意思,而至於造成的驚世駭俗的影響,他此時也顧不得了。

眼前的少女,距離他不過就是十多米,就站在邊緣,她的腳尖,甚至都伸了出去,淩在空中。

少女淡黃色的長裙,裙裾飛揚著,和在空中飄舞的秀髮一樣,輕盈而靈氣,像極了她的樣子,從背影來看,簡直是一模一樣。

陸原的心,一時泛起無數情感。

就算不是她,自己也要救下這個少女,替她解決一切困難!

「你……請你……不要跳……」

陸原輕輕的說道,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不要顫抖。

「為什麼!」

少女沒有動,也沒有回頭,隻是突然開口說話了。

身後突然來了人,她似乎也沒有覺得奇怪,也可能是因為她也根本不在乎。

「為什麼,上天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少女的聲音很好聽,但她的聲音裡,充滿了悲憤和絕望。

她的聲音並沒有和陸原記憶裡的她一模一樣,但是說話的那種語氣,讓陸原的心,就像掉入了一塊石頭的深潭,盪起了無數的回憶。

那一次,金陵大學的湖邊,自己救起她的那個時刻。

「沒事,真的,一切都沒事的……你怎麼了,有什麼難過的事情嗎……」

陸原儘力讓自己的聲音穩定,但他的眼睛開始發酸,一種冥冥的感覺越來越清晰,來了,自己似乎感覺到了!

「為什麼我找到了自己喜歡的人,卻最後又分開,剩我一個人無依無靠留在這個世上……」少女聲音裡陡然又充滿了悲傷。

她的樣子,她的聲音,本就讓人有憐愛之心,此時這樣的悲傷,更讓人憐惜了。

陸原身體晃了一晃,整個人差點沒站穩。

他的心瘋狂的跳動著。

「不,也……也許,你們還會遇到的,還會在一起的……他一直會等你的……」陸原已經無法控製自己的聲音了,他微微顫動著,眼角也開始濕潤,此時此刻,他好像把心裡無數的話說給這少女聽。

不管她是不是她!

「是他拋棄我的,他說過愛我,說過永遠在一起,但是他違背了諾言,他拋棄了我……我恨他,但又恨不起,我想和他在一起,但也不可能,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呢……」

少女說著,已經站在邊緣的她,竟然又向前邁了一小步。

「對不起,對不起!」聽到那少女的話,陸原整個心徹底失去了防線,「都我沒能保護好你,我答應過你卻沒有做到,讓你受了那麼多的委屈和折磨,但我一直在尋找你啊,永遠也沒忘記你的身影和樣子,我一直都在為我們再一次見麵而努力,我發誓,我再也不會辜負你……」

說著說著,他聲淚俱下,他不是在哀求,也不是在自責,那隻是分離跨越了多少個歲月多少個人生不得見的愛意的爆發。

「你不過是一個救援談判專家,你隻是個普通人,你根本不懂我和他之間那些事情……你根本不會懂,甚至不會相信……」

少女聲音帶著幾分哀婉,身形一晃,人已向外麵投去。

「我當然懂……不要……」

少女動的一剎那,陸原隻覺得整個人都掉入了冰窟,但他的身體卻沒有僵,他身影一動,幾乎是下意識就撲了過去。

抓住了……

少女的手腕。

那柔滑就彷彿是春雨一樣,迅速滋潤並且安定了他的心田,那一瞬間,他幸福的幾乎要哭出來。

「周允,是我啊……」陸原輕輕的拉起少女,塔頂上,他輕輕撥開少女眼前的長發。

「陸原……」

少女的聲音很輕柔,「你恐怕永遠也沒想到,竟然會是我吧!」

隻一個瞬間,一種說不出的詭異感,迅速籠罩上了陸原的全身。

一隻手,少女的手,迅速暴漲,幾乎同時刻,她的手,已經握住了陸原的脖子。

「是你……」

陸原艱難的看向那個少女,此時他的眼睛也充滿了不可思議,「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因為採薇不愛我了!」少女,不,此時她已經不是少女了,帝凰撕去了偽裝,露出了她原本狂傲的樣子,隻不過她臉上早已沒有了以前那種自信快樂的模樣,此時隻是癲狂和極度的扭曲,「為什麼,為什麼我找到了她,我最愛的她,現在卻要分開,為什麼她在我耳邊說過愛我,現在又不理我了!為什麼,上天為什麼要這麼對我!為什麼讓採薇不愛我了!為什麼讓採薇拋棄我!」

「我,我不知道,不管……我的事啊……」陸原艱難的從嗓子裡擠出幾個字,現在,他終於明白剛才帝凰說那些話的意思了。

原來,她說的是她和採薇之間的事。

「不管你的事……」帝凰突然冷笑,「你可知道,就是因為你!所以採薇才不愛我了!」

「我?」

陸原愣了,「可是,採薇喜歡的是你的性格,我和你完全不一樣啊!為什麼會因為我?」

「是的,你這種懦夫完全就是我的對立麵,採薇本應該根本不會正眼看你才是,她本應該全心全意的愛我!可是,她看到了你的成長,自從你接手了陸家從前的權力之後,你逐漸開始變得果斷,而那個劍靈的失蹤,也讓你逐漸明白了專一的愛情,你雖然是懦夫是垃圾,但是你的總人格太複雜了,所以你會成長,你讓採薇看到了她以前沒有看到的一麵,終於,她開始不喜歡我,到厭惡我,現在她離開我……」

「哈哈哈哈!」

突然,陸原笑了,是的,他真的笑了,替採薇高興的笑,「我早就說過,你的性格太極端,採薇喜歡你,是我深深遺憾的一件事,現在她離開你,我真的很替她高興!」

「廢物,我殺了你,等到你消失,採薇慢慢就會忘記你這樣的人,她會重新回到我身邊的!」一瞬間,帝凰臉上都猙獰了。

「殺我?別忘了,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殺不了我的,就算殺了我,你也會死。」

「那就一起死!」

帝凰目光裡陡然爆發出一種狂熱的決心,她的手掐的更緊了。

陸原隻覺得呼吸頓時變得困難,眼前也變黑了。

而帝凰的呼吸聲,也變得沉重了許多。

但她顯然並沒有鬆手,反而手上的力道更重了。

陸原想掙紮,但是他越掙紮,自己脖子上的力道反而就越緊。

「別忘了,你我同體,你掙紮的力道越大,我得到的力道也越大,所以你越掙紮,我隻會掐的更緊!」帝凰獰笑著說道,「這就像一個人上吊自殺,他越掙紮,死的就越快!你認命吧!」

認命?

絕不!

周尚眼前不斷的發黑,但那個輕靈倔強的身影卻愈發的清晰。

幾道閃光突然爆發!

轟!

三發導彈轟在了帝凰的胳膊上,塔頂上空爆發出巨大的火團,兩架戰鬥機交叉著俯衝劃過。

「天吶,真的毫髮無損?!」一個戰鬥機駕駛員驚恐的看著在導彈中依舊完好的帝凰和陸原。

「廢話,我剛才就說了,準備二次發射!」章九坐在旁邊,目光凝重的盯著下方。

當陸原坐著戰鬥機趕來的時候,章九也跟著趕到,一開始他跟著眾人站在下麵用望遠鏡看著,心裡暗暗替少主高興。

不過當他發現那女人竟然是帝凰的時候,他就知道不好,所以立刻召喚戰鬥機群。

「導彈雖然對帝凰起不到傷害作用,但至少可以乾擾一下,少主應該可以趁機行動了。」章九暗暗心道。

「幹得好,章九!」

當帝凰被導彈乾擾,手上力道稍微一鬆,陸原已經趁機掙脫了她的掌控。

「再見!」

陸原說著想溜,並不是怕她,但是何必和她爭鬥,更何況兩人本就分不出勝負。

「走吧,但他們因為你而死!」

帝凰突然一揮手,一道巨大的紅色光芒爆破而出,光芒沒有沖向陸原,反而沖向的是東方明珠塔下圍觀的群眾。

這一道能量要是打中,整個陸家嘴都會翻個身。

轟!

空中一道爆音,空氣像是圓月彎刀的劍刃一樣震蕩,迅速的以超音速幾倍擴大,嘩啦啦,以東方明珠範圍十幾公裡之內,周圍所有建築物距離地麵八十米這個高度的所有樓層,幾乎是瞬間,玻璃全部碎裂,整個天空都是晶亮一片。

「天吶!到底發生了什麼!」

所有人都驚恐的看著天上。

此時,半空之中,陸原硬生生接住了帝凰那一擊的能量。

隻是,這一下,他也又一次被帝凰纏住了。

帝凰在上,陸原在下,兩人就彷彿是天和地的代表,在空中僵持著。

能量不斷的從帝凰身上傾瀉,她全身周圍的空氣都已經被完全電離,爆裂的閃電在空中穿梭,每一道閃電,都有東方明珠塔那樣的粗細。

陸原絲毫不讓的抵擋著。

他已經無法分開了,巨大的能量,把他和帝凰緊緊的束縛在一起。

這女人瘋了,她是真的在求死!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陸原隻覺得眼前開始發黑。

難道自己撐不下去了?

「是不是覺得眼前開始發黑?」帝凰突然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