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寶島風雲起 第十二節,戰場起義(上)

作品:《戰南洋

    「牛稠港是海軍的專用區域,目前有五艘康定級護衛艦停在那裡。書趣樓(www.shuqulou.com)海軍和裝備部的頭頭們對國軍海軍中有興趣的也就是康定級,空襲的時候就饒過了他們。」看著前方的五艘停泊在碼頭上的「康定」級*護衛艦,冉海生中尉開口說道。

    「如果基隆港的台軍以這五艘軍艦為火力堡壘,以艦上的艦炮支援港區內守軍作戰的話,我們進攻起來豈不是有麻煩?」周平趴在冉海生旁邊,舉著瞄準鏡觀察著港區內情況。

    「真若如此,海航會直接動手幹掉五艘軍艦。得到了康定級對海軍就是錦上添花,得不到對海軍影響也不大,搞回來了還得融入我們的體系,費時費力。」

    「除了個船殼和動力系統,武器系統和指控系統都得換。」周平作為資深軍迷,許多武器的性能參數都熟透於心,對於台軍主戰武器更是如數家珍。他很清楚「康定」級護衛艦是法國貨,與台灣海軍長期使用的美軍裝備並不通用,台軍買回來后都折騰了好多年才玩轉起來,還增加了後勤壓力。大陸海軍接手過來,從改裝到形成戰鬥力,周期不會比新建一艘054A型護衛艦短。

    咻咻咻——!就在這時,頭頂上空出現了密集的炮彈彈丸,數十發炮彈呼嘯著砸落在基隆港港區內的碼頭上,形成了地動山搖的一簇簇致命的火球。

    海軍陸戰隊航空兵的多架武直-10AH武裝直升機飛抵了基隆港上空,這是一個冒險的舉動,雖然港區內的岸基防空火力已經被肅清,但港區內「康定」級護衛艦「錦江」級*巡邏艦上的艦炮和「海小槲樹」防空*還是有些威脅的。抵達了基隆港上空的武直-10AH武裝直升機都盤旋在距離「康定」級護衛艦四五公裡外的空域中,至少避開「康定」級護衛艦上的「密集陣」近防系統。就在基隆港的外海上空,八架攜帶著雷霆-2激光制導*和鷹擊-83K空艦*的殲轟-7A戰鬥轟炸機隨時準備將港區內的幾艘台軍戰艦送入海底。

    短促的炮火打擊之後,陸戰1旅的數十輛05A式兩棲突擊車和05式兩棲步戰車掩護著數百名精銳的陸戰隊員向著港區發起了攻擊。

    駐守基隆港的是台灣海軍陸戰隊防空警衛群下屬的基地警衛一營,基地警衛一營想將主戰場布置在牛稠港的軍事專區,在那裡可以得到戰艦上數十門艦炮和數十挺安裝在「錦江」級巡邏艇上的T74式排用機槍的火力支援。但海軍第131巡防艦隊卻拒絕了基地警衛一營的提議,以水兵足以保衛牛稠港為由,讓基地警衛一營據守港區內的其他碼頭區。

    面對著從多個方向突入港區的大陸兩棲戰車和陸戰隊員,基地警衛一營的台軍在軍官的大聲喝令下舉槍開始還擊,港區內集裝箱、港口吊機、起重機和貨輪都成為了台軍射擊的陣地,以自動步槍、機槍和自動*發射器阻擊著大陸海軍陸戰隊的進攻。

    「情報上顯示,基隆港在戰爭爆發后並沒有獲得增兵,也就意味著基隆港的守軍只有常駐的一個基地警衛營。從台軍的火力來看就已經暴露出了大半個營,難道牛稠港不是台軍重點布防的區域?」看著港區內的戰鬥,周平有些意外。

    其實陸戰1旅得到的這個情報並不准確,在戰爭打響后不久,台軍憲兵202指揮所的第239裝甲憲兵營的一個連級戰鬥群就保護著蔡小英抵達了基隆港,其中兩個排的憲兵搭乘著「黑影」通用直升機和「錦江」級巡邏艦向著與那國島和石垣島轉進,準備抵達日本後繼續保護蔡小英的安全,剩下的一個憲兵排則駕駛著當初開過來的「雲豹」輪式裝甲車和悍馬高機動車離開了基隆市,防止大陸軍隊的偵察機從這些裝甲車分析出蔡小英曾在基隆港出現過的情報。

    「港區內的台軍艦艇從戰鬥打響後到現在都沒有開過一炮,有點詭異。」冉海生中尉的目光依舊盯著牛稠港。最先抵達基隆港的陸戰1旅偵察營已經以連為單位在基隆港外圍展開,佔據了基隆港周圍的高地,居高臨下監視著港區內的情況。其中偵察一連的任務便是監視牛稠港,同時作為機動預備隊,隨時準備投入戰鬥支援主攻的陸戰一營。

    「我們的武裝直升機目前就處在康定級護衛艦上的76毫米艦炮和海小槲樹防空*的有效射程之內,但五艘康定級都沒有開火,就是不知道這些戰艦是在故意示好,還是在蓄力。」

    「我來請示連部,趁著主港區內激戰,我們直接從西北角方向突擊牛稠港區域,看看台軍打得什麼算盤!」冉海生中尉略微沉思片刻,低聲說道。

    「嗯,打出他們的真實意圖。」 周平也同意冉海生的想法。

    雖然冉海生是中尉排長,但在整個陸戰隊都有名的「兵王」面前,從軍校畢業才不到一年的冉海生在許多事情上都會諮詢周平的意見。冉海生知道周平在帶兵方面也很有經驗,在他接任偵察一連一排排長之前,周平就通過選拔成為了營軍士長的人選。得知一排的新排長是一位剛從軍校畢業的「雛」后,周平主動申請留下協助新排長的工作,幫助冉海生儘快熟悉一排。周平對冉海生這個在短短兩個月時間內體能和技能就已經達到全連中等偏上水平的軍校生也很有好感,大半年的共事兩人相處的很默契,關係也很好。

    很快,營部便同意了偵察一連主動出擊牛稠港的提議,一個沉默中的牛稠港對於進攻中的中國海軍陸戰隊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

    偵察一連的百餘名偵察兵迅速從各自隱蔽的山林中向著港區逼近,05式兩棲步戰車和VN-3輪式裝甲偵察車被留在了山地的反斜面,對於突襲的偵察一連來說,徒步接近比戰車衝鋒更加有利,更何況僅憑一連的十多輛輕型戰車衝擊起來也沒有多大的威懾力,若是牛稠港內的台軍戰艦開火,單是「康定」級護衛艦和「錦江」級巡邏艦上的40毫米雙管艦炮就足以讓偵察一連的VN-3輪式裝甲偵察車全部變成廢鐵。

    周平率領的一班行動最為迅捷,港區的圍牆早已被之前的火力準備炸出了無數的缺口,快速突入了港區內,藉助著港區內建築向著牛稠港碼頭邊的營區逼近,同時三個戰鬥班向著停泊著戰艦的碼頭逼近過去。

    台灣海軍第131巡防艦隊在牛稠港的營房大樓在凌晨的空襲中已經被炸塌大半,從炸開的缺口中突入進去的偵察一連一班快速搜索了一番后發現這裡並沒有台軍留守,安排了排屬火器班的一挺88式通用機槍在這棟營區大樓建立射擊陣地,便帶著一班對臨近的其他樓房進行搜尋。

    三排的三個班已經進抵到了距離距離軍艦最近的一排房屋的後面,相距不過五六十米,沒有繼續前進,紛紛取出單兵火箭筒對準了碼頭上的戰艦,艦炮和*發射架是偵察兵們瞄準的目標,現在只要這些炮口朝天的艦炮一有異動,十多枚*便會齊射出去。兩架武直-10AH武裝直升機也已經逼近了過來,飛抵了牛稠港水域上空,支援偵察一連的行動。

    「難道這些戰艦主炮朝天不是準備防空作戰,而是代表著海上航行中的無害通過?」看著炮口仰指著天空卻沒有絲毫動靜的台軍戰艦,周平突然想起了艦炮炮口朝天的一個含義。

    周平決定一試,迅速通過單兵數字化電台給連長發電,講了自己的猜測,直接通過喊話來試探一下台軍軍艦的反應。

    不遠處其他港區內的槍聲和爆炸聲也開始稀疏下來,在絕對的優勢實力下,陸戰1旅一個加強營的進攻很快消滅了台軍基地警衛一營的大部分火力和相當部分的兵力,看到不少同伴被大陸兩棲戰車的炮彈連同隱蔽的位置一起被炸成碎片后,不少台軍丟掉了手中的武器,高舉雙手向大陸軍隊投降。

    「國軍弟兄們。」攜帶型擴音器中傳來了指導員的聲音,聽著指導員對台軍的這個稱呼,周平都感覺到一陣暴汗,這是深受電影洗腦的節奏啊。不過想想也對,台軍的官方名稱便是中華民國國軍,這樣的稱呼也說得過去。

    「蔡小英當局企圖分裂中國,為了一己私利不惜損害中華民族的最根本利益,甘當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難道你們也要跟一個已經落荒而逃的民族敗類一起成為民族罪人!我們都是中華民族的一份子,同室操戈只會讓外人恥笑得利,你們不要再執迷不悟,不要讓九泉之下的國父蒙羞。只要你們放下武器,我們確保你們的人身和財產安全。只要你們放下武器,我們確保你們的人身和財產安全……」

    「嘖嘖,指導員連國父都扯出來了。國父就差被*挫骨揚灰了,也不知道灣灣的水兵們聽了有沒有反應。」一班的徐華下士握著95-1班用機槍的把手,瞄準了百餘米外1202「康定」號護衛艦駕駛艙舷窗的位置,開口對著不遠處舉著PF89A單兵火箭筒的周平說道。

    「效果相當好!」周平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就在「康定」號上,一面白旗從船艙內伸了出來,隨即一個畏畏縮縮的台軍水兵探出了腦袋和身子,握著白旗的雙手還在顫抖著。

    「我們擔心台軍的軍艦會突然開火,台軍軍艦擔心我們會將他們擊沉。」周平看著其他幾艘軍艦上也有舉著白旗的水兵出來,放下了火箭筒拿起了步槍,有些鬱悶地吐槽道:「想投降就乾脆點,搞得我們費了這麼大的勁。」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