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22世界真小(1 / 2)

作品:《高考失利後我覺醒修鍊天賦

楊辰等人從食堂出來後,就向劍道社而去,現在裡麵的人很少,楊辰正好和幾人說一下合擊劍陣的事。

黎子文和史胖子說是要回宿舍,楊辰也沒攔著。這下就隻有楊辰、徐亮、淩楓、淩小月和燕雙兒五人。

去劍道社的路上,楊辰幾人忽然看到前麵圍著一群人,好像發生了什麼事。

楊辰本來不想摻合的,但淩小月卻正義感爆篷,非要上去看看。

楊辰幾人隻好過去,但這一看還真看到幾個熟人,而且其中一個模樣囂張的正是剛才從食堂裡滾出來的王剛。

而王剛的對麵,站著四個人,其中兩個人正是楊辰昨天見過的蕭玉婷兄妹,不過看樣子和王剛發生了什麼衝突,蕭雲憤怒的望著王剛,而蕭玉婷則是臉色蒼白,一臉痛苦的被蕭雲扶著,身體還在顫抖。

而一旁的一個女生正是楊辰在開學報名那天見過的體育社的高圓圓,同樣一臉憤怒的看向王剛。

另一個女子竟是拍賣會上見過的紅衣女子,看樣子她並不想摻合這件事,隻是在給蕭玉婷檢查傷勢。

王剛心裡很憋屈,本來想著請來了屠大師可以在楊辰幾人麵前一雪前恥,沒想到偷雞不成蝕把米,在眾人麵前丟進臉麵,這才剛出食堂,居然就遇到了蕭玉婷兄妹,這兩個人看到自己顯然是來尋仇的,這還讓他怎麼忍,心裡的怨氣都發泄在了兩人身上。

楊辰站在原地聽了半天,總算弄明白了,原來以前王剛曾看見蕭玉婷漂亮就要輕薄,可蕭玉婷不從於是惹惱了王剛,就命手下把她打傷,她的經脈萎縮症也是從那次落下的,蕭雲在聽說此事後就曾找過王剛,不過同樣不是對手逃了回來。

這回兩人看見王剛自然是仇人見麵分外眼紅,一言不合就開打,但兩人哪裡是王剛手下的對手,蕭玉婷在受傷後舊疾發作,這時蕭玉婷的朋友高圓圓趕到,而高圓圓的姐姐高雨婷也就是那個紅衣女子正好陪著高圓圓,兩人就過來幫忙。

楊辰等人的到來讓王剛也是大驚失色,沒想到運氣這麼差,還以為好不容易擺脫楊辰這個噩夢可以耀武揚威一把,沒想到走哪兒都能遇見他。

楊辰對高圓圓和蕭玉婷認識也吃驚不已,而且她還是紅衣女子的妹妹,這樣看來幾個人還不是冤家不聚頭,世界如此的小。

高雨婷也沒想到在這看到了淩楓,一時神色有些複雜,淩楓同樣也驚訝的看向她,沒想到大家都在疊大上學。

蕭玉婷兄妹看到楊辰立馬高興起來,而王剛的臉色則比吃了屎還難看。

「那……那個,楊……楊辰,誤會,都是誤會,我也沒想到你和他們認識,我這就走……」

就在王剛想溜時,楊辰一聲冷冷的聲音讓他身體一顫。

「等等,他們是我朋友,你做過的事難道就想跑嗎?」

「額……是是,那你說要怎麼辦?」

王剛一張臉比哭還難看。

楊辰看了看蕭玉婷,然後說道:「你剛才傷了她,就斷一條腿吧,另外她的醫藥費還差五十萬,外加精神損失費、後續療養費,加起來一百萬,交了錢就可以走了。」

王剛身邊的屠洪鋼沖滿怨恨的看著楊辰說道:「你小子不要太過分了,剛才我沒有準備才被你偷襲成功,你別以為會是我對手!」

楊辰瞥了他一眼,然後眼睛一眨,身體一晃,瞬間就將他擊飛出去,不耐煩的動了動手指,說道:「我沒和你說話,聒噪!」

這下王剛眼裡的懼色更甚了,他剛才甚至都還沒看清楊辰是怎麼出手的,屠大師就飛了出去。

而這一幕同樣也讓高雨婷蕭玉婷等人震驚,剛才還囂張無比的王剛在楊辰麵前就像老鼠看見了貓,而且那個看起來很厲害的屠大師竟眨眼之間就被放倒,這讓高雨婷產生了深深的忌憚,在她印象中,就是自己師傅也做不到如此輕鬆吧?這個小子究竟是什麼人,和他在一起的那個人又是誰?

「好,好,我照你說的做……」王剛顫顫巍巍的走到蕭玉婷兄妹前,非常「誠懇」的道了歉,轉了錢,然後走到兩個手下身邊,命令兩人拿棍子打斷自己的腿。

兩個手下互相看了看,一時間拿著棍子不知道該不該下手。

「我叫你們動手沒聽見嗎?!」王剛看見楊辰有些不耐煩,猛地一哆嗦,一咬牙猛喝道。

「是……是……」兩個手下看了一眼王剛,才顫抖的舉起棍子,「少……少爺,這……這可是您叫我們做的,可不要怪我們啊!」

說著就用力一棍劈下!

「卡嚓——啊——」

王剛的慘叫聲傳出來,接著一身虛脫的被兩個手下抬著,頭也不回的離開。

屠洪鋼也從地上爬了起來,臨走時不甘的看了一眼楊辰,說道:「你小子記著!知道我師父是誰嗎?他就是百葯門的歐陽子,我回去就請我師父來讓你好看!」

楊辰看著幾人離開的背影,眉頭皺了皺,這屠洪鋼的師父竟然是歐陽子那老頭,這下自己和淩楓算是徹底和他結怨了。

不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隨著實力的提升,楊辰也無需再像以前那樣躲躲藏藏的不敢出頭了。

接著楊辰來到蕭玉婷兄妹前,問蕭玉婷的傷勢,一旁的高雨婷卻說道:「剛才她舊傷複發,如果不及時動手術,很可能會危急生命。」

蕭雲聞言立馬急了,就要抱著蕭玉婷上醫院。

這時淩楓突然上前說道:「還記得我嗎?我跟你們說過,她的病隻需要用藥物配合針灸就能治好,不用去醫院。」

說著瞥了一眼高雨婷,意思是沒本事就不要出來誤人。

高雨婷一聽就火了,這人是存心和她過不去是吧,在拍賣會上和她爭藍靈草,搶青銅葯鼎,這會兒還質疑她的醫術,自己從小跟著師父學醫,雖然醫術還達不到師父的高度,也不是他能小看的吧?

「你叫淩楓是吧?你說她的病不用動手術,那我問你,她身體是全身經脈萎縮導致的局部器質性損傷,如果不把損傷的地方修復,怎麼阻止病情的惡化?」

淩楓看到高雨婷和他討論病情,嘲諷的說道:「醫術不精就再回去練幾年,不然好好的人都會被你醫壞,你說她經脈萎縮導致器質性損傷必須動手術清除修復,但隻知其一不知其二,她之所以經脈萎縮,還有很大原因是被對方的氣勁傷到了經脈,這些滲入身體的氣勁長期在經脈組織周圍盤聚,這才外在表現為器質性損傷,剛才她和人動手就是運功之下觸動了這些隱藏在身體組織周圍的氣勁能量,這才病情發作,要是簡單的進行手術處理,不但會損傷身體組織周圍的經脈,還有可能惡化病情,終身成為殘廢,這下你明白了吧?」

「你……」高雨婷吃驚的看著淩楓,臉上青一陣紫一陣,她如何沒有明白淩楓的意思,按他這麼深入的分析,的確是這樣,可他看起來也和自己差不多年紀吧,怎麼除了一身厲害的修為,連醫術上的造詣也這麼深?

高雨婷想了想,有些不服氣的說道:「就算你說的正確,可看她現在的樣子,你有什麼辦法阻止她病情的惡化?」

淩楓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說道:「遇到這種情況下,正常唯一的手段就是請一個內氣深厚起碼是先天境界以上的高手通過為她身體輸入功力來驅散那些氣勁能量,這需要對內氣十分熟練精準的控製,而且這個過程還必需全神貫注,全力以赴,沒有先天境界深厚的內氣,是無法完成這一過程的,而且這之後運功之人的修為也會大跌,需要很長時間的恢復,所以就算找到了人,對方也不一定會幫忙。我說的沒錯吧?」

高雨婷臉色驚訝,沒想到自己想讓他難堪的小心思一下就被他看穿,於是點點頭說道:「沒錯,正常來說隻有這一個解決辦法。莫非,你還有其他辦法?」

蕭雲本來聽到前麵的話心如死灰,以為妹妹沒救了,可聽到後麵的話又燃起了一絲希望,連忙拉著淩楓的衣服懇求道:「求求你了,一定要救救我妹妹,我不能失去她!」

淩楓給蕭雲一個你放心的眼神,然後眾人的驚訝眼神中從衣服裡拿出一個長方形盒子,打開從裡麵拿出九根閃著銀光的銀針。

「你想用針灸通過穴位把真氣渡進去從而引出氣勁,你瘋了嗎?這根本就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