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元尊(大結局)(2 / 2)

作品:《元尊

甚至,還有穿梭混沌虛空中的聖者發現新的天域在誕生。

這個紀元,顯然是在發生著巨大的改變。

而其中最轟動的消息,無疑是天源界中,真正的有人開始踏入到那傳說之中的神境!

不,倒也不完全是神境,因為他們將其稱為準神境,據說距離真正的神境還有一些距離,但不管如何,這個準神境,也已遠遠的超越了所謂的三蓮聖者境,這代表著諸天生靈真的有希望踏入那個以往不敢想象的境界。

諸天因此大慶。

而那新晉之神,有六尊。

武神,武瑤。

吞噬之神,趙牧神。

紫霄女神,蘇幼微。

劍神,李純鈞。

青神,楚青。

祖饕之神,吞吞。

除了吞吞之外,其餘五人,皆是當世天賦最為卓越者,他們的晉陞,讓得天源界的無數生靈充滿了希望。

六大準神之名,響徹世界。

而時間,依舊是在不停的流逝,不知不覺間,已是將近百年。

百年時間,能夠遺忘很多東西,但那有關於元尊的傳說,卻始終未曾停息。

這百年間,元尊再無任何消息傳出,這引起了諸天無數生靈的猜測。

有人說,元尊抽離了神骨,身化億萬於諸天中苦修,當其再出現時,就將會重回神位。

也有人說,元尊於那無數的化身中,迷失了自我,再難找回曾經的記憶。

然而不管那世間如何的猜測,時間流逝間,百年之期已到。

蒼玄宗那座洞府之外。

一頭巨獸如石像般的靜靜趴伏在洞口處,歷經風雨。

遠處有蒼玄宗的弟子投來敬畏的目光。

這頭巨獸,正是如今天源界中六大準神之一的祖饕之神也就是吞吞。

百年過去,吞吞顯得要穩重許多,但今日的它,顯得尤為的焦躁,時不時鼻息間傳出的呼吸聲,宛如炸雷般的響徹天地間。

因為今日,就是百年之期。

吞吞看了一眼天色,眼中焦躁更甚,因為它所等待的人,依舊沒有任何出現的跡象。

夕陽斜落,最終將最後一道光輝灑下,跌落了大地。

天地間的光線頓時昏暗了下來。

吞吞獸瞳中的暴躁陡然湧現而出,它咆哮出身,吼聲炸響諸天。

他沒有出現!

他沒有出現!

吞吞獸瞳中布滿著悲傷,吼聲中充斥著一種被拋棄般的憤怒與痛苦。

蒼玄宗上方虛空扭曲,有五道散發著神威的身影閃現而出,正是武瑤,蘇幼微,楚青等人。

六大準神,同時現身。

他們望著暴怒中的吞吞,神色也是漸漸的變得黯然了下來,因為他們也沒有察覺到任何一道可能會是周元的痕跡。

顯然,他沒有出現。

他,真的失敗了嗎?

吼!

暴怒中的吞吞,發出震天的咆哮聲,不過就當它因為暴怒而將要暴走的那一瞬,它猛然間似乎是感應到了什麼,當即龐大的身軀突然縮小,化為已經很多年沒有再出現的迷你形態,然後轉頭瘋一般的對著洞府內衝去。

武瑤,蘇幼微五人也是一驚,身影一閃,急追而去。

六大準神幾乎是同時間的出現在了洞府深處,不過當他們剛剛現身時,他們的身形彷彿就突兀的凝滯了下來。

他們有些獃獃的望著前方。

因為此時,在那一顆桃樹下,有一道身影,負手而立。

即便隻是一道背影,但他們依舊是生出了一股無比的熟悉之意。

「周,周元?」蘇幼微聲音都變得有些顫抖起來。

那道人影緩緩的轉過身來,他望著現身的五人,麵龐上有一抹笑容浮現出來,打趣道:「喲,都踏入準神境了?厲害啊。」

那張麵孔,赫然是那已百年未曾再出現的周元!

他對著五人一獸揮了揮手,道:「你們再急,都沒我急,先等我把我該做的事情做好吧。」

說完,他伸出手掌,麵前的桃樹頓時綻放出光芒,一道金光緩緩的升起,最後化為了一截金骨懸浮在周元的前方。

周元凝視著這截金骨,眼前有著那張刻骨銘心的容顏浮現出來,這張麵孔,不知道多少次的在夢中出現。

這一刻,即便是歷經無數的周元,都是忍不住的心潮翻湧,眼中有絲絲的濕潤。

「夭夭,回來吧,我在等著你。」

他伸出手掌,輕撫著金骨,那一瞬,有一股讓蘇幼微等人都感到心悸的神力於其掌心間爆發,最後灌注於金骨之中。

金骨中,有億萬道金光暴射而出。

在場的所有人,都是目光眨也不眨的望著那金光瀰漫處,緊張的氣氛,讓得他們這些如今已是天源界中最頂尖的存在,都是再度感覺到了什麼叫做心跳如雷。

金光越來越強烈,到得後來,連他們都是忍不住的虛眯了眼睛。

周元同樣是閉攏了眼睛,他不是怕那金光刺眼,而是怕這百年間,神骨出現了什麼差池,導致最終無法將他想要的人兒點化蘇醒。

那種結果,他無法接受。

閉攏的眼睛,持續了半晌,周元突然聽見了身前的細微腳步聲,而也就是這道腳步聲,讓得他幾乎整個身子都垮掉。

不過他還是忍住了,然後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在那前方,茂盛的桃樹下,有桃花飛舞,一道絕美的白裙倩影,俏然的立於桃花落下間,一對清澈美眸,帶著濕潤與笑意,靜靜的看著他。

那一眼,已是百年。

周元凝視著那道彷彿刻入靈魂深處的倩影,他怔怔的失神了片刻,然後沖著她咧嘴笑起來,一如當年初見時,那莽撞而懵懂的少年郎。

隻是在他的眼角,卻是有著淚水忍不住的滑落下來。

百年努力,終於是得到了結果。

他輕聲道:「夭夭,歡迎回來。」

這些年間,最為轟動的大事,自然要數元尊重現天地。

而元尊的回歸,宛如是給諸天打了一劑強心劑般,諸天生靈都愈發的有安全感,與此同時,由元尊出手,天源界內,新生的天域在不斷的誕生,從而令得天源界的力量越來越強大。

十數年後。

天源界內的壯大,已是有些擋不住那些新神的腳步,於是他們開始將目光投向了天源界之外。

昔日聖祖天的聖山所在。

有兩道倩影立於通往不知名處的黑暗通道邊緣,一襲大紅裙與紫裙,正是武瑤與蘇幼微。

「你真打算去天源界外歷練冒險?」蘇幼微柳眉微蹙,望著武瑤說道。

「我感覺想要更進一步的話,在天源界怕是很難了。」武瑤螓首微點,旋即她看著蘇幼微,有些期盼的道:「你跟我一起去闖蕩吧!」

蘇幼微有些猶豫,輕聲道:「我不想走。」

武瑤有些恨鐵不成鋼的道:「那傢夥成天恩愛,你留下來看得不難受嗎?」

蘇幼微無奈的搖搖頭。

武瑤見狀,隻能一咬銀牙,發動殺招:「你到底跟我走不走?你如果願意讓我們娘倆獨自去冒險,那你就別來。」

蘇幼微目瞪口呆,沒好氣的道:「你瞎說個什麼呢。」

武瑤抓住蘇幼微的小手,突然放在了其小腹上,後者手掌頓時一僵,美目漸漸的瞪圓了起來。

因為她竟然發現,在武瑤的小腹中,隱隱約約存在著一個極為模糊的生命波動。

「你你你,這怎麼回事?你分明,分明還是個處子!」蘇幼微震驚了,自從踏入神境後,她已經很少如此的失態了,但發生在武瑤身上的事情,還是讓得她震撼了。

武瑤苦惱的抓了抓頭髮,道:「這道生命氣息中,蘊含著三道靈魂烙印,你知道都是誰的嗎?」

蘇幼微沉默了數息,艱難的道:「你不會說是我,你還有周元的?」

武瑤點點頭,道:「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想要離開天源界?」

「這怎麼可能。」蘇幼微急急的搖頭。

武瑤嘆了一口氣,道:「還記得當年我將那最後一道聖龍氣運還給周元的時候嗎?那時候我們三人的神魂,有過交融」

蘇幼微臉頰通紅,道:「那隻是神魂!」

「這些變化,都是在周元成為第一神後,方才漸漸出現的。」武瑤神色也是有些複雜。

蘇幼微啞然,周元成為第一神後,其自身形態已是有些難以想象,如果說當年那場神魂交融,導致三人的神魂在武瑤的體內形成了某種結合,之後又是因為周元的強大,漸漸的產生了一種極為特殊的變化的話,其實倒也不是沒可能的事情。

這麼來說,武瑤體內這特殊的生命氣息,還真有可能是他們三人的?

這一刻,連蘇幼微都忍不住的有點暈眩感,隻是在那之後,卻無端的多了一些莫名的歡喜與寄託。

蘇幼微眨了眨修長的睫毛,忍不住的伸出小手,好奇的摸了摸武瑤平坦柔韌的小腹。

這裡麵的生命也算是她的孩子嗎?或者說她與周元的孩子?

此前聽說夭夭也懷孕了呢

武瑤突然伸手打開了蘇幼微的小手,作勢要對著黑洞中跳下去:「你如果不跟我走的話,那我就自己去了啊。」

蘇幼微見狀,急忙一把將她拉住,武瑤有時候行事頗為的兇悍,那界外神秘未知,讓她一個人走,蘇幼微真是一點都放心不下。

「這,要不跟周元說一下?」蘇幼微提議道。

武瑤聞言,頓時臉色一板,道:「憑什麼,這跟他有什麼關係?你敢去跟他說,我直接就走了。」

蘇幼微微微沉默,最終無奈的一嘆,舉起手來。

「好吧好吧,就依你,我跟你去界外看看。」

武瑤見狀,頓時一聲嬌笑,然後一把攬住了蘇幼微纖細腰肢,邁步就直接跳入了黑洞之中。

「哈哈,咱們過日子去咯,管那傢夥去死。」

與此同時。

蒼玄天某處雲霧繚繞的深山中,有一顆巨大的桃樹茂密生長。

正攬著夭夭在桃樹下假寐的周元,突然睜開了眼睛,他望著虛空某處,眼中掠過一抹無奈之色。

「你就讓她這麼胡來?」懷中突然有著聲音傳來。

周元低頭,夭夭那絕美的容顏印入眼簾中,他低頭在其光潔額頭間輕吻了一下,苦笑道:「攔不住的,而且這情況,真是莫名其妙不過我在她們的身上都留下了烙印,一旦有事,我會感應到的。」

「天源界愈發的壯大,未來終歸是會要與界外相連,由她們先去探探路,也好。」

說著話時,他的目光卻是停留在了夭夭那微微凸起的小腹上,麵龐上露出了溫和的笑容。

「你說,這小傢夥是男是女?」

「你應該能感應得出來的吧?」

「嗨,這多沒意思。」

「那你喜歡小周元還是小夭夭?」

「肯定小夭夭啊,小周元多討嫌啊。」

「你這是重女輕男。」

「那我不管,你要給我生個小夭夭。」

「」

桃花飛舞,男女間細碎的笑語傳開,捲起桃花,飛向了天邊,帶走了一段波瀾壯闊的故事。

不知何時,何地。

黑暗的空間中。

有無數猙獰而漆黑的巨艦滑過,所過處,湮滅了一座座的小世界。

在那為首的戰艦中,一名白袍男子負手而立,望著劃過的光流,他立於那裡,自有一股難以形容的威勢在瀰漫。

突然間,他淡淡的開口道:「如今我聖族,應該比離開那天源界時,更為的強大了吧?」

在其後方的陰影中,有聲音傳來:「稟聖神,我聖族在您的率領下,早已今非昔比。」

眼前之人,赫然是當年聖神所留下的神卵,顯然,這位二代聖神,已是誕生並且成長了起來。

白袍男子輕輕點頭,道:「此前發現了一座大世界的存在?」

「是,而且那座大世界還並未有守護神的誕生。」

聖神微微一笑,道:「將這次發現的大世界佔據後,就可以此為大本營,此後便可找尋機會,再回那天源界了。」

「吩咐下去,準備動手吧。」

「是!」黑暗中有人退去。

聖神也是閉攏雙目,而當其再度感應到動靜緩緩睜開眼時,已是不知道過去多久。

「聖神,大軍已至那座大世界之外。」

「我等與其內土著已經交過手,他們的實力並不弱。」

「好歹是一方大世界,底蘊自然是有的。」聖神並不意外。

「不過這些土著在與我們廝殺間,倒是給我們取了另外的名字叫做,域外邪族?」

聖神唇邊泛起一抹笑意。

「域外邪族嗎?其實倒也很貼切」

「也罷,那些曾經的過去,並沒有什麼好留戀的,聖族之名,也已是過去式」

「從今往後,我們就是域外邪族了。」

「而我」

「就叫做」

「天邪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