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元尊(大結局)(1 / 2)

作品:《元尊

當那嘹亮而蘊含著神秘韻味的歌吟聲響徹於諸天之內的那一瞬,隻見得周元天靈蓋處,有一道氣流衝天而起。

那道氣流,呈現玄黃之色,其中所蘊含的原始之意,彷彿是這天地間最為古老的力量。

玄黃之氣升騰,然後陷入驚慌恐懼的諸天生靈便是震驚的見到,那原本從破碎天穹中傾瀉而下的黑白洪水,竟是在此時直接凝滯了下來。

那一幕,彷彿是時間與空間皆被凍結。

遠遠看去,宛如一副波瀾壯闊的畫卷。

凍結持續了一息,然後黑白洪水便是開始倒卷而回,那種感覺,彷彿是在承受著一股無法抵禦的力量一般。

短短不過片刻的時間,那肆虐於諸天的滅世洪水,便是盡數的被吸出了天穹。

而此時,在那混沌虛空中,一道玄黃之氣於周元上方形成了一道光環,而黑白洪水滾滾而至,被盡數的吸入那玄黃光環內,然後被消融殆盡。

在吸盡了落入諸天的滅世洪水後,周元張嘴一吐,一朵玄黃蓮花冉冉綻放,蓮花直接是落進了那席捲整個天地的黑白洪水中,緊接著那黑白洪水開始以驚人的速度消退,最終徹徹底底的消失於天地間。

而那朵玄黃蓮花,卻依舊是明亮神秘,它徐徐的飄飛到了周元腳下。

此時的周元,麵容平靜,眼中原本璀璨的神光彷彿是盡數的消失,雙目溫和而深邃,他的氣息,在此時同樣是出現了巨大的變化。

那是一種最為原始,古老的威壓。

仿若天地初開時,那祖龍的誕生。

砰!

突然間,周元前方的虛空破碎開來,有一道力量破空襲來,那道力量,蘊含著至高之意,與周元體內所散發出來的那種力量,如出一轍。

這正是聖神傾盡所有而凝鍊出來的一道至高神力!

不過這道神力在片刻之前,能夠給周元帶來致命般的危機,可此時此刻,那種感覺,卻是截然不同。

周元麵色平靜的伸出手掌,輕輕覆蓋而下。

那一掌,猶如是覆蓋了整個天源界,無數生靈抬頭,都是見到一隻看不見盡頭的巨掌落來,那股威壓,足以讓人神魂都為之顫抖。

手掌覆下,與那一道至高神力相撞,沒有驚天動地的巨聲,因為當手掌落下時,那道至高神力悄然的破碎開來。

因為,在那手掌之中所蘊含的至高神力,比其更為的強橫。

滅掉了這一道聖神傾盡所有修鍊而來的至高神力,周元的目光,淡漠的注視著虛空的某處。

而在他的注視下,那裡的虛空開始扭曲,下一瞬,一道身影有些狼狽的被吐了出來,正是聖神。

此時的他,麵色難以置信的望著周元:「你,你踏出那最後一步了?不可能,不可能!」

此時的周元,給祂帶來了一種極強的壓迫感,而且在周元的身上,祂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力量,那股力量,是祂無數年中夢寐以求的,為此,祂布置了無數的謀劃,可祂怎麼都難以想象,這股力量,會先一步的出現在周元的身上。

那是祖龍之氣!也是天源界的至高神力!

這一幕對於聖神的打擊可謂是巨大的,祂以先天神靈自傲,視諸天生靈為螻蟻,即便是周元這種凡人成神者,也被其視為低賤,然而眼下,就是祂認為的低賤之神,卻是先祂一步,掌控了祖龍之氣!

周元神色淡漠,從他將聖龍,怨龍相合,完成了最後一步的進化,真正的將祖龍經修鍊到最高境界時,這場雙神之戰,其實就已經是有了結果。

隻是稍微讓他有些感慨的是,原來那曾經將他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怨龍毒,竟然對他而言,會有著如此巨大的作用。

果然,這個世間沒有無緣無故的磨難,因為隻要能夠堅持下去,這些磨難終會使你變得更為的強大。

「你輸了。」周元淡淡的道。

聖神沉默了片刻,道:「吾從來都隻是將第三神當做潛在的敵人,沒想到,一個區區凡人竟然能夠比吾更快一步就抵達那個境界。」

周元眼目平靜,並不見多少的歡喜之色,隻是道:「聖神,天源界潛力無窮,可惜被你耽誤了這無數年,你的存在,這天地皆厭,如今,你應該消失了。」

聖神麵目陰沉,道:「胡說八道,當年是祖龍放棄了先天神靈,祂覺得我們無法掌控這方世界,所以想要創造萬物,可在吾看來,若是任由我等先天神靈發展下去,這方世界的成就將會遠遠的超越現在。」

周元搖搖頭,道:「天源界未來會如何,你應該是看不見了。」

聖神冷笑一聲,道:「周元,你也莫要得意,就算你贏了又如何?你想要的人,永遠不可能回來了。」

「夭夭已經化為了你的神骨,你如果將神骨取出,你的境界會瞬間跌落,而失去那至高神力,神骨就算取了出來,你也沒能力將她點化喚醒了。」

「這是一個死結,所以,周元,你贏了吾,但也找不回你想要的人了,這個世間,想要得到,總需要付出一些代價,你成為了第一神,那個代價,就是失去你所愛的人。」

周元麵色冰冷,雙掌輕輕的合攏。

轟!

隻見得天地間,出現了兩隻玄黃巨手,一上一下,對準了聖神所在,緩緩的合攏。

而聖神周身爆發的浩瀚神力並沒有取到任何的作用,最後其身軀便是轟然間爆碎,化為一汪黑白色的陰陽汪洋。

而玄黃之氣席捲而下,磨滅著那混沌陰陽海中聖神的意誌。

啊!

一道淒厲的慘叫聲,於天源界內響徹而起。

「吾不甘心啊!」

周元神色漠然,他的身影於虛空盤坐,雙目漸漸的閉攏,而那兩隻玄黃巨手維持著鎮壓混沌陰陽海的姿勢。

雙神之戰已經結束,可想要磨滅聖神的意誌,卻還需要一些時間。

不過這個時間,周元等得起。

當他於混沌虛空中盤坐時,玄黃之氣自其天靈蓋升騰而起,隱隱間,似是化為了一頭看不見盡頭的古老巨龍,祂仰天長嘯,似是在宣布著天源界的一個新的時代來臨。

諸天中,有充斥著極為精純源氣的暴雨傾盆而下,諸天生靈在此時感受到了自身源氣開始節節攀升。

這彷彿是一場大勝之後的喜宴。

於是,諸天生靈爆發出了驚天動地般的歡呼神,無數人喜極而泣,跪地拜倒。

因為他們能夠感覺到,那籠罩於諸天頭頂上無數年的恐懼陰影,於這一刻,終於是消失了。

往後,諸天生靈,將會開啟新的篇章。

蒼玄宗內,蒼淵,金羅,帝龍,赤姬四位古尊也是怔怔的仰望著蒼穹,他們能夠看見混沌虛空中那合攏的兩隻玄黃巨手,在那中央,鎮壓著聖神。

他們看了片刻,突然間老淚縱橫,因為隻有他們這種經歷過當年第一場滅界之戰的人,才會明白眼前這一幕是何等的珍貴。

諸天生靈無數先輩,前仆後繼不斷的犧牲,所為的就是延續著諸天的存亡,而他們的犧牲並沒有白費,最終,他們等到了拯救。

這一刻,四位古尊緩緩的跪伏在地,對著虛空之外鄭重的拜下。

嘩啦啦。

其他的聖者,也是滿臉的激動與狂熱,恭敬的跪拜下來。

周元力挽狂瀾,鎮壓聖神,拯救了諸天無數生靈,這救世之功,必將永遠的流傳於這天源界的歷史長河之中。

而當諸天陷入狂歡的海洋時,那聖族中,卻是被絕望恐懼的氣氛所籠罩。

那聖山上,太彌等聖族的古聖,個個麵色慘白,他們望著混沌虛空的方向,難以相信他們的聖神,竟然會敗在周元的手中。

可事實,就是這麼的殘酷。

立於聖山上,他們能夠聽見有無數聖族族人在絕望哀嚎,無數人忍耐不住那種信仰崩塌的感覺,竟是選擇了自爆。

「我聖族就這樣的完了嗎?」南冥古聖癱坐下來,艱澀的道。

其他古聖也是麵色灰暗,猶如喪失了所有的精氣神。

畢竟連聖神都被鎮壓,雖說上古時期,聖神已被鎮壓過一次,但這一次顯然不一樣,那周元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他不是祖龍的殘缺意誌,所以他必然會將聖神的意誌,鎮壓到磨滅為止。

麵對著這一幕,莫說是聖族尋常人,就算是他們這些古聖,都不由得失去了信仰變得迷茫起來。

「不要沮喪,聖神雖然失敗了,但我聖族並沒有結束!」突然間,太彌古聖沉聲說道。

其他古聖有些驚疑不定的看來,他們不明白太彌古聖這話的意思。

迎著他們疑惑的目光,太彌古聖嘆了一口氣,道:「其實我曾得到過聖神的一道神諭,如今來看,對於這個結果,聖神或許也冥冥中看見過一些模糊的痕跡」

太彌古聖撕開衣衫,指尖劃開血肉,然後其他古聖便是震驚的見到,在太彌古聖的血肉中,竟是有著一顆讓人望而生畏的神秘黑卵。

「這是聖神從誕生之時,就在思考的另外一條道路,從某種意義而言,這算是聖神的子嗣,祂繼承了聖神的所有精華,假以時日,祂會比聖神更為的強大。」

其他古聖震驚的望著那一顆於血肉中微微顫動的黑卵,片刻後,眼神也是漸漸的狂熱起來。

「可想要等到祂成長起來,那得什麼時候?如今那周元如此強大,若是他發現的話,我聖族何談未來?」不過也有古聖擔憂的說道。

太彌古聖點點頭,緩緩道:「所以,我們需要離開,離開天源界!」

其他古聖驚呆了,他們震撼的望著太彌,如果不是那黑卵散發的氣息讓得他們明白這的確是源自聖神,恐怕他們都會以為太彌瘋了。

因為天源界在他們的眼中是如此的浩瀚,而離開天源界,那會是什麼地方?

「聖神曾與我說過,天源界雖是大界,可大界之外,還有大宙天源界於那大宙中,不過是一方大陸於整個天源界而已。」

「聖神此前被鎮壓的歲月中,曾有分身離界而去,祂為我們安排過一條退路。」

「隻要我們離開天源界,前往界外之宙,等待小聖神壯大,未來我們聖族就會有機會再度的殺回天源界!」說到最後,太彌已是眼神狂熱起來。

其他古聖,也是呼吸變得粗重起來。

如今聖族已是麵臨滅亡的絕境,雖說前往那神秘的大宙讓人感到忐忑畏懼,可總比留下來被滅絕來得好。

「可要如何前往界外?我們的能力,恐怕不足以穿行。」天斬古聖遲疑道。

太彌古聖笑了笑,轉身走入那座聖殿中,在聖殿的中央,是那幽黑不見底的黑洞。

這裡正是聖神沉睡之處,然而誰都不知曉,這座黑洞,便是聖神打造的能夠與界外相連的一處穿界之道。

其他古聖目光停留在那黑洞中許久,最終皆是狠狠的一咬牙。

「準備通知聖族人馬,立即集結,逃離天源界!」

混沌虛空中的鎮壓,足足持續了十年。

當十年之後,周元睜開眼目時,那矗立於虛空間的玄黃巨手已是消散,隻見得一汪黑白色的湖泊靜靜的懸浮的著,散發著一種最為純粹的神威。

那正是聖神的根腳,那座混沌陰陽海。

隻不過此時其中屬於聖神的意誌已經被盡數的抹除,而留下來的,隻是一道純粹的先天神物。

至此,這位給天源界帶來了無數麻煩的存在,算是在周元的手中被終結。

「恭喜元尊,十年之功大成,諸天生靈,當為此賀。」而此時,在那不遠處,突有恭敬聲傳來。

周元轉頭,便是見到金羅,蒼淵,帝龍,赤姬四位古尊立於那裡,麵帶敬意的望著他。

「元尊?」周元笑了笑。

金羅古尊笑道:「這十年諸天生靈為感念您的救世之功,都稱您為元尊。」

周元一笑,他對此倒是興趣不大,不過別人要如此稱,他也懶得去做更改,而是將目光轉向那一汪混沌陰陽海。

「不知元尊要如何處置此物?」金羅古尊問道。

周元凝視著陰陽海許久,而後麵容平靜的道:「我打算完成祖龍創世時,那未曾完成的最後一步,以此物,為諸天生靈,種神骨,開神路。」

金羅,蒼淵等人身軀猛的一震,他們難以置信的望著周元,他們沒想到,周元竟然會打算捨棄這先天神物為己用,反而用來造福諸天。

如此一來,諸天生靈未來,皆有成神之望,這之中,也包括他們。

一時間,他們竟是激動到有些哽咽起來,最終隻能對著周元深深的拜下。

「我等代諸天生靈,謝元尊!」

周元笑了笑,不再多言,他雙掌一合,隻見得那混沌陰陽海便是在此時陡然的炸裂開來。

嘩啦!

黑白色的雨滴傾瀉而下,於此時灑遍了天源界的每一個角落。

無數生靈仰頭,任由那黑白雨水落在身軀上,這一刻,他們能夠隱隱的感覺到,似乎在他們的身體最深處,有什麼神奇的東西,在漸漸的生根發芽。

這個東西,代表著未來。

而與此同時,周元那洪亮的聲音,也是於這天地間無數生靈耳中響徹而起。

「我願未來,我天源界人人如龍,人人皆可入神。」

洪亮之聲,久久回蕩。

無數生靈似有所悟,震撼激動,最終跪拜於天地間。

混度虛空外,隨著周元布施諸天結束,金羅等四位古尊方才將激蕩的心情平復下來,然後道:「啟稟元尊,此前您鎮壓聖神時,我諸天大軍再度征伐了聖族天域,但卻發現其中,空無一人。」

周元目光深邃,似是洞穿了時空,他淡淡一笑,道:「他們離開了。」

「離開?」金羅等人一臉的驚愕。

「天源界雖然浩瀚遼闊,但界外別有玄妙,可稱為宙那是聖神為聖族留的一條後路,不僅如此,祂還留了一枚神卵,那是祂精心所打造,未來若是能夠成長起來,或許會青出於藍。」周元說道。

「界外之宙?神卵?!」金羅古尊等人滿眼都是震撼,旋即急道:「那豈不是放虎歸山?」

「等他們真能歸來,那時的天源界,也不是現在了而且,我十年冥想間,也曾偶然看見了未來的一角,那聖神之子,自會有蓋世存在將其收拾,不必為慮。」

周元望著浩瀚虛空之外,眼中則是有一絲興趣升起,因為他在偶然間窺探到未來一角時,看見了那聖神之子的隕落。

在那個畫麵中,聖神之子的前方,隱隱有三道看不清模樣的偉岸光影淩空,光照萬古,而一方世界,能孕育出三位此等人物,可見那一界之潛力,強盛。

這界外之宙,當真是神秘而充滿著魅力啊。

隻不過如今的他,卻無心於那裡,因為他還有著更為重要的事情要做。

周元收回目光,轉向四位古尊,道:「如今諸天之事,我已處理完畢,之後,便是該我自己的事情了。」

旋即他又是對著虛空輕笑一聲,自語道:「聖神,你說我無法做到,可我,偏要做給你看。」

話音落下時,周元手掌猛的插入了自己體內,然後緩緩的扯出,隱約間,似是有一道金色的骨骼,在被其抽離身體最深處。

金羅等人見狀,頓時驚駭欲絕,急忙撲上:「元尊,不可啊,這是神骨!您一旦抽離,畢生神力都會化為烏有啊!」

蒼淵聲音嘶啞的道:「周元,不要魯莽,你就算抽離了神骨,可沒有了第一神的力量,也無法將夭夭點化回來啊!」

然而周元並沒有回應他們,神力噴湧間,四人的身影便是被震退而去,而最終,神骨被抽離。

周元望著掌心間那一截金色的神骨,眼中流露出一些溫柔笑意,他輕聲道:「夭夭,再等等我。」

他手掌一拋,金色神骨頓時墜落而下,化為金光落入了蒼玄天,射進了蒼玄宗那座洞府內,最後直接鑽進了洞府中那顆桃樹之中。

鎮守於洞口的吞吞猛的站起身,因為它聽見了周元的聲音傳進耳中。

「吞吞,你鎮守此處百年,百年之後,我自歸來。」

吞吞似是明白了什麼,獸瞳之中湧現出濃濃的不舍之意,但最終,隻是發出了低低的吼聲。

與此同時,混沌虛空外,周元的身影開始漸漸的虛化,最後在金羅,蒼淵等人那悲傷的目光中,轟然碎裂。

億萬光點,傾灑至諸天。

這一日,為禍天源界無數年的聖神,被真正的抹除,而元尊以混沌陰陽海為媒介,施展神通,為諸天生靈種下神骨,此後,其抽離神骨,自碎了神體,再無蹤跡。

這一日,被永遠的銘記在了天源界的歷史之中。

此後,天源界進入到了新的篇章,是為神元紀。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

轉眼間,便是數十年過去。

這數十年間,天源界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首先是天地間源氣變得更為的雄厚,精純,這無疑是創造了一個修鍊大世,無數的天驕,強者,層出不窮。

而且諸天生靈還發現,在那無數的次空間中,也開始有生靈痕跡,無數的玄妙於混沌虛空中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