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最後的一步(2 / 2)

作品:《元尊

他的麵色,也是在此時變得極為的凝重,聖神如此攻勢,已是傾盡一切,祂甚至不惜傷及自身根腳神物,都要用那暴漲的神力,將這場戰鬥分出勝負。

而且,這一次,他在那滔天的黑白洪水之中,察覺到了一縷極為恐怖的神力,那一縷神力給人一種至高無上般的感覺,彷彿諸多神力,都是要弱其一籌,難以正麵相抗。

「這是一道至高神力?!」

周元心頭一震,這道傳說中的神力,乃是號稱祖龍之力,同時這也是聖神覬覦了無數年的力量,沒想到此時的聖神,竟然已是能夠強行的凝鍊出一道來。

傳聞祖龍之力乃是天源界至高之力,任何力量在其麵前,都唯有退縮。

「周元,若是知曉厲害,那就退開吧,讓我將你身後的諸天生靈,盡數的消融吞食!」充斥視野的浩瀚黑白洪水中,有聖神冷漠的聲音傳出。

周元沉默不語,但卻用行動回答了聖神,隻見得他的身軀在此時同樣膨脹起來,最後化為神力巨影,將諸天護在了身後。

「不知死活,既然如此,那就成全你吧。」

聖神冷笑出聲,而後那黑白洪流陡然傾瀉而出,與那神力巨影轟然相撞。

轟隆隆!

巨聲回蕩天地,諸天無數生靈仰頭便是能夠見到,在那天穹之外,一道巨影獨自抵抗著那浩蕩黑白洪水,隻是那黑白洪水中似是蘊含著難以想象的力量,所以在這種沖刷下,那道神力巨影竟然在漸漸的縮小著。

顯然是有些獨木難支。

而一旦那道神力巨影被破,那滅世的黑白洪水湧入諸天,必然是諸天皆滅的結果。

麵對著這種絕境,諸天生靈沒有任何的辦法,他們唯一能夠做的,便是跪伏在地,虔誠而拜。

諸天生靈的跪拜,卻並沒有讓得周元的情況變得樂觀,因為那滅世的黑白洪水內所蘊含的那一道至高力量,在不斷的消磨著周元的神力。

如果這種情況繼續持續下去的話,他這神力巨影,恐怕真的會被消融殆盡。

這一道至高神力,顯然才是聖神的真正底牌。

隻是讓得周元有些疑惑的是,這一道至高神力,聖神究竟是怎麼搞出來的?這種力量,唯有在真正的成為天源界第一神後,方才有可能掌控。

即便如今的聖神完成了一次蛻變,實力前所未有的大精進,但這距離那真正的第一神,顯然還差一步。

周元在身受那一道至高神力的消磨時,也是在暗中不斷的推演,直到某一刻,他腦海中靈光一閃,終於是從那一道至高神力中,推演出了一絲似曾相識的波動。

那是祖龍經?!

對了,聖神也曾經得到過祖龍經,還做過一些改變,給予聖族的一些天驕修鍊,顯然,對於祖龍經,聖神也是極為的熟悉!

從某種意義來說,他與聖神,都修鍊了祖龍經!

眼下來看,聖神在祖龍經上麵的造詣,比周元更深半步。

如今的周元,祖龍經同樣是修鍊到了極為精深的地步,但他卻感覺自身的神力始終難以完成那最後一層的變化。

他明明有著感覺,那一步就在咫尺之間,但不論他如何的嘗試,祖龍經都無法踏入那最後的境界。

彷彿,此時的他,並不完整一般。

「不完整?」

周元陷入了無邊的思索,同時探測體內的每一處地方,他實在不明白,為何會有著這種冥冥之感。

當周元苦思冥想間,神力巨影的守護已是出現了破綻,頓時有黑白洪水在此時消融了諸天的界壁。

於是這一刻,諸天生靈皆是驚駭欲絕的見到,天穹開始破碎,黑白洪水傾瀉而下,所過之處,一切生靈,連神魂都被抹除。

無數淒厲的慘叫聲,響徹而起。

而這淒厲慘叫,也將茫然思索中的周元陡然驚醒。

他發現自己此時滿身都是冷汗,不過他的眼中,卻是多了一絲驚疑。

因為這一刻,他突然間有些明悟。

他明白那所謂的不完整感的來源了。

周元緩緩的抬起手掌,他注視著掌心,那裡明明空無一物,但卻是在他的血肉以及神魂的最深處,看見了一團黑斑。

黑斑蠕動著,似是擁有著某種獨特的生命力。

望著這黑斑,周元的眼神一時間變得極為複雜起來。

因為這黑斑,正是伴隨著周元剛出生時,聖龍之氣被剝離,其體內因此而誕生的怨龍毒。

以往怨龍毒被周元以各種各樣的方式所消滅以及封印,之後怨龍毒似乎就沒有再出現過,然以前的周元卻並不知曉,怨龍毒是不可能被消除的,因為從某種意義而言,它也是他自身的一部分。

「我明白了」周元輕聲自語。

聖龍氣運,本就是一部分祖龍之意所化,隻是聖龍氣運想要蛻變成為祖龍之氣,卻是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

古往今來,聖龍氣運雖然罕見,但卻並非是周元獨有,可此前的那些聖龍氣運擁有者,雖然也是一時天驕,可最終皆是黯然隕落。

他們倚仗聖龍氣運,修鍊順風順水,可如此反而缺少了磨練,而周元身懷聖龍氣運,出生就被剝離,甚至因此誕生了怨龍毒,受盡萬般折磨。

但他並未放棄,反而是一步步的將丟失的聖龍氣運再度的奪回,這種失而復得的聖龍氣運,在種種磨練下,遠超了前者,這也是他為何能夠成為古往今來第一個以凡人之軀成神者。

當年的那些痛苦磨難,如今來看,卻是一場最為難得的機緣。

可即便如此,聖龍氣運想要進化成為祖龍之氣,依舊還不夠。

因為,還缺少怨龍之力。

唯有聖龍與怨龍真正的結合,那個鴻溝,方才能夠被真正的跨越!

那時候的祖龍經,才能夠修到最後的境界。

呼。

周元重重的吐了一口氣,他注視著掌心的蠕動的黑斑,然後他感覺到了周身天地開始變化,四周一切都變得黑暗下來。

他的腳下,彷彿是一麵黑色的鏡子。

周元低頭,他望著鏡子中的倒映,然而詭異的是,鏡子中的倒影,竟然是一位黑衫人影,那人影有著與周元一模一樣的麵孔

「你終於記起我了麼?」鏡子中的黑衣周元,淡漠的注視著周元,語氣有些嘲弄。

周元平靜的道:「真沒想到,曾經將我折磨到痛不欲生的怨龍毒,竟然也算是我的一部分。」

「現在來說什麼一部分?不就是想要我幫你一把嗎?你難道忘記曾經的你,是想盡了多少辦法來抹除我嗎?」黑衣周元譏笑道。

「我真要死在聖神手中,你也就消失了。」周元淡淡道。

黑衣周元不置可否的道:「你以為我這種形態的生命,會在乎這些嗎?」

周元沉默。

沉默持續了片刻,黑衣周元漠然的道:「給我一個足夠的理由吧。」

周元盯著鏡子中的黑衣周元,緩緩的道:「我的理由,不是想要請你幫我去拯救諸天的生靈,而是我想請你幫我打敗聖神,因為隻有如此,我才能將夭夭找回來。」

「如果你真的是我的一部分,與我有著共同的情感,那麼我相信,這個理由,你不會拒絕。」

「因為,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周元伸出了手掌:「怨龍,我需要你。」

沉默這一次持續了許久。

整個空間彷彿都是一片死寂。

直到某一刻,腳下的黑鏡波動起來,黑色的影子緩緩的鑽出來,最後站在了周元的麵前。

黑衣周元盯著周元伸出來的手掌,那充斥著冷漠,暴虐的眼瞳中,也是漸漸的變得平和。

最終,他緩緩伸出手掌,與周元握在了一起。

「將她找回來,這是你對我的承諾,記住了。」

兩人同時的走出一步,然後宛如液體般,緩緩的撞在了一起。

吼!

這一刻,黑暗中,有無盡之光爆發,龍吟聲轟然響徹,隻見得兩頭古老的巨龍纏繞在一起。

兩條巨龍,一白一黑,白龍古老正統,黑龍暴虐兇狠,彷彿是雲集著世間的一切對立麵。

可此時,兩者相合,最終漸漸的融合在了一起。

而也就是在這同一瞬間,那傾瀉著滅世洪水的聖神,突然感覺到了一股濃濃的不安之意,湧現心間。

那種感覺,似是滅頂之災,將要降臨。

如此預感,當年祖龍意誌蘇醒時,祂曾出現過,可這一次那種預感,似乎比之前那一次,還要來得強烈與恐怖!

混沌虛空中,那被黑白洪流消磨得已是僅有百丈左右的神力巨影中,周元緊閉的雙目,在此時緩緩的睜開了。

他周身原本浩瀚的神力,彷彿是在此時盡數消失一般,可他不僅沒有半點的驚慌,反而是露出了一抹微笑。

神力巨影悄然的崩碎,前方有滅世的黑白洪水咆哮而至,在那其中,一道至高神力,蓄勢待發,欲要將周元徹底的重創。

而迎著那黑白洪水,周元麵帶微笑的踏出一步,這一刻,有一道似歌吟般的洪亮聲音,於這世界間響徹而起,引得無數生靈震撼而望。

「吾有一口玄黃氣,可吞天地日月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