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千三百六十五章人間道(1 / 2)

作品:《仙武帝尊

這,是一片桃花源,花瓣散漫。

桃花掩映深處,雲霧繚繞,氤氳朦朧,藏著一道道倩影,或拈手撫琴、或翩然起舞,皆美的如夢似幻。

皆葉辰家的媳婦。

不知哪一年,葉辰回來了。

也不知哪一年,他們離了恆嶽,來了這片桃花源。

開墾三畝稻田,種上十裡桃花。

不問紅塵事,不管世間修。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上個紀元的夙願,終是在這個紀元得以圓滿。

眾女時而側眸,看一眼不遠處。

那裡,葉辰正在灶台忙碌,哼著小調兒大秀廚藝。

居家好男人,他絕對是出類拔萃的一個。

灶台之下,一排小腦袋整整齊齊,男娃虎頭虎腦,女娃如小精靈,大眼都很靈動,肉呼呼的、粉嘟嘟的,皆葉辰家的小寶寶,小傢夥們很調皮,總會在葉辰轉身的瞬間,偷摸抓點東西吃,動作很麻溜。

「咱家揭不開鍋了。」

「把你們幾個,拉到集市上賣了。」

「該是能換不少錢。」

葉辰看著幾個小娃娃,露了雪白的牙齒。

好嘛!一句話小傢夥都跑了,邁著蹣跚的小腳步,各找各的媽,生怕這不靠譜的爹,真給他們拉走賣了。

「別老嚇唬他們。」

夕顏瞪了一眼,順手一個桃子砸了過來。

「這有了娃,就是不一樣。」葉辰一聲唏噓,也是唉聲嘆氣,「我記得,你初入恆嶽時,可乖巧了。」

「都是你教的好,總忽悠我偷師祖的胸.衣。」

「這不能怪我,找楚萱楚靈,我是她們帶出來的。」

「往飯菜裡放特產,也是我們教的?」

楚萱與楚靈側眸,集體送了葉辰一個斜視的眼神兒。

「哪壺不開提哪壺。」

「某些人哪!還想霸王硬上弓來著。」

「聽說,被揍得不輕。」

逢懟葉辰,這幫漂亮的妹子,都格外的團結,真把某人的光輝事跡拎出來的說,八百年都未必說得完。

葉辰不以為然。

臉,是個好東西,有時可以不要的。

如他,最驕傲的事不是滅了天,而是把這片土地的人,都帶的倍兒有活力,說話好聽,而且很懂禮貌。

晚餐,還是很溫馨的。

一家人圍坐,說說笑笑,溫馨無比。

飯後,葉辰躺在了臥椅上,輕輕搖著,靜看星空。

遠離喧囂,安逸平靜。

無紛紛擾擾,無爾虞我詐。

如此完美,他經歷過。

曾經六道輪迴中的人間道,就是這份完美。

那,是遺憾的。

也不知是人間道演的太真,還是他入戲太深。

每每憶起,都不免心疼。

妻子的淚。

妻兒的不舍。

都恍似一道永恆的傷疤,死死烙印在了靈魂中。

還好,歲月不老。

人間道的遺憾,塵世間得以彌補。

眾女也在,多單手托臉頰,靜看星空,依舊時而側眸,看一眼她家的葉辰,一個個的,都笑的傻傻的。

「娘親,我想聽你和爹爹的故事。」

小傢夥們兒依偎在娘親懷抱,說的奶聲奶氣。

「我們,是在煉丹爐中相遇的。」

.......。

「娘親是你爹爹的師傅,當年他可調皮了。」

........。

「是你爹爹,將娘親從地.獄拉回了人間。」

........。

「九世的祝福,那是一種古老的傳說。」

........。

「我們曾相忘江湖,是一段亂情的曲.....。」

........。

這,是一段段頗久遠的故事。

眾女美眸迷離,神色癡醉,真如講故事,說著他們的當年,一幅幅畫麵,都好似猶在昨日,歷歷在目。

曾經的某年某月,遇見了一個叫葉辰的人。

一個淒離卻美好的夢,便伴著歲月,拉開了帷幕。

夜深了。

小傢夥們兒似是倦了,在娘親懷中入了夢鄉。

眾女還在說,淺笑中有柔情。

前塵往事太苦,卻似毒藥,讓她們上了癮。

「天不早了,洗洗睡吧!」

葉辰起身,拂手一片雲,挨個接過了眾女懷中的娃娃,也是挨個放在了雲團上,頗有幾分慈父的溫情。

這個爹,可不是敬業。

這個爹,是怕小傢夥醒著,妨礙他與媳婦交流感情。

今夜花好月圓,總得乾點兒啥。

畫風變了。

本是眾女的一個青春回憶錄。

因他這麼一整,有點兒愛情動作片的苗頭兒了。

「來來來,排隊。」

「滾。」

眾女挨個抱走了孩子,臨走前,一人踹了某人一腳。

浪漫一回不好嗎?

好好的氣氛,到你這,就剩浪了。

清晨。

和煦陽光灑滿大地,給新一日蒙了一件祥和的外衣。

桃花源有來客。

乃熊二小胖子,個頭不見長,渾身的肥肉倒是一坨挨一坨,遠遠望去,哪裡像個人,那就是一個球啊!

「歲月啊!真是一把殺豬刀。」

「遙想當年,俺們倆那叫一個青澀。」

「記不記得那次拍賣。」

熊二神色悵然,跑這煽情來了,倆眼卻咕溜溜轉,說是來找葉辰敘舊的,可來了之後,仰恩而都沒看一眼葉辰,凈看他媳婦了,多日未見,又漂娘了。

如他,某些人也是三天兩頭的來串門兒。

如謝雲、司徒南、霍騰、小靈娃...一回都沒拉下。